米卡金融资讯网 > 艺术 >

香艳细致的肉bl——震动高H-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

2019-10-31 12:29

“帅哥,一个人吗?面生的很啊!”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走到吴邪的身边,眼中带着毫不吝啬的盈盈笑意。

吴邪见女子坐在了自己的身边,笑了笑,往唐静萱的方向指了指,“我是和我女朋友一起来的。”

香艳细致的肉bl——震动高H-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你—都市风流邪少

女子闻言,顿时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好笑,看来对吴邪说的话一点都不相信,恐怕说出去整个酒吧都不会相信,女子娇媚的瞟了吴邪风情万种的一眼,说道:“帅哥,你真会开玩笑。”

“可惜啊,没人相信我。”吴邪抿了一口酒,自嘲的笑道。

“虽然帅哥你的资本不错,但是像那个女子,肯定不会看上你的。”

“哦?为什么呢?”吴邪被勾起了兴趣。

女子见勾起了吴邪的兴趣,也不急,坐在吴邪的身边,**一点也不客气的紧靠吴邪手臂,媚笑道:“不急,我们慢慢聊嘛。”

吴邪咧嘴一笑,重重的在女子丰满的臀部捏了一把,打了一个响指让服务员过来,为女子点了一杯酒。

女子笑容更加灿烂了,她眉头下面画的眼线都成了不规则的线条,不要担心这些女子笑的很辛苦,一个晚上她们基本上都保持着这样的放浪的微笑,她们每天生活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一杯酒、一次次貌似“偶然”的邂逅、一次次酣畅淋漓的激情一夜。她们已经回不去了,生活强*奸了她们,她们行尸走肉的活在世界上,只为了寻求刺激和快感。吴邪今天晚上就是她的猎物。

女子抿了一口酒,接着刚刚的话题说道:“我也是过来人,知道像她们这样的美女一般人是看不上的,她心目中有着完美的白马王子形象,一般的人入不了她们的眼。我看她啊今天肯定有什么烦心事,想来借酒浇愁,你看看,已经有不少的人盯上了她,今天晚上她恐怕是在劫难逃了。等到她喝的酩酊大醉,这些人会将她带到没人的地方给她上人生中最残忍也是最有意义的一课。明天她醒来,也许连被多少人上过都不知道,接着,她就会明白这个社会是多么现实,然后就沦落成和我们一样。”

香艳细致的肉bl——震动高H-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你—都市风流邪少

女子幽幽的说道,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辉。吴邪知道,这其中自然又是一个凄然曲折的故事,只不过吴邪听得多了,并没有多少感动。

“她和你不同。”吴邪望着不远的唐静萱,淡淡道。

女子闻言,从回忆中回过神,冷笑一声,“有什么不同?就因为比我漂亮么?”

吴邪摇了摇头,“不是,她有我。”

女子闻言,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你有个屁用啊?你知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可都是长海的黑道混混。”

“哪又怎样?”

“得罪他们,你以后就不要在长海混下去了。他们……”

香艳细致的肉bl——震动高H-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你—都市风流邪少

女子没有说完,吴邪却放下酒杯站起身朝着唐静萱的方向走去。女子怔怔的望着吴邪的背影,眼中闪动着一丝火焰,是嫉妒?是嘲讽?还是祝福?没人知道。

吴邪站起来往唐静萱走去是因为她喝醉了趴在桌上。

吴邪心想,回去得好好教训她,说好的一会儿就出来,现在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和女子说的一样,唐静萱醉的不省人事,那些蠢蠢欲动的狼群终于暴露出他们本来的面目,其他的男顾客只有观望的份,他们不敢上前帮忙。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心中是羡慕这些混混的。

混混的头是一个脸上有一个刀疤的刀疤男子,吴邪听别人叫他刀哥!

像唐静萱这样的极品,而且还醉的不省人事,他们一年都难碰到一次。刀哥在黑道虽然算不上什么出名的人物,但是今天,他的艳福绝对是整个上海数一数二的。他甚至都想好了等会办完事之后将唐静萱的艳照拍出去炫耀炫耀。

多么可人的一朵鲜花啊,他可以肯定这个美女还是处女,这样的美女,可遇而不可求!刀疤男眼中露出迫不及待的神色,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罪恶的手往唐静萱伸去…

亲们!求收藏求推荐求好评差评!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第十八章 【杀机】

看着刀疤男的手距离唐静萱越来越近,众人都摒住了呼吸,心中一道**罪恶的大门仿佛打开了。但是当刀疤男的手距离唐静萱只有一寸的时候,一阵风扑面而来,他的手蓦然被死死擒住,再难寸进。唐静萱近在咫尺的性感诱惑身躯此刻对他来来说仿佛是天涯海角。

被擒住那一瞬间,刀疤男甚至以为自己的手断了。

刀疤男不死心的用尽身体的全部力量全力往唐静萱抓去,他脸部的肌肉抖动着,神情狰狞,手臂肌肉颤颤发抖,青筋爆鼓。

让刀疤男失望的是,不管他如何努力,他的手始终无法移动分毫。更气人的是,吴邪的脸上表情云淡风轻,跟没事人似的,很难想像他那只有刀疤男一半粗壮的手臂中竟然蕴藏着这么大的力量。

刀疤男的手被吴邪一寸一寸的从离唐静萱只有一寸的地方抽离,刀疤男脸上的汗珠大颗大颗落下,他眼中倏地闪过一丝冷芒,另外一只手无声无息的进攻吴邪的精子库捣去。

***,这家伙太yīn险了。

吴邪皱了皱眉头,一脚瞬间将刀疤男的身体踢飞,刀疤男惨叫一声,身体如同脱线的风筝一样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曲线,然后“咚”的一声重重的摔落地面。

整个酒吧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望向这边,望向吴邪,心中在揣摩着这个家伙是谁?竟然敢和这些黑帮混混抬杠。

刀疤男被自己的小弟扶起来,眼神却依旧yīn冷的望着吴邪。

“你他妈是谁?”刀疤男厉声道。

吴邪撇撇嘴,“你没有必要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得罪我,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吗?”刀疤男目光冷冰冰的望着吴邪,深眸中流露出汹汹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