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艺术 >

让人湿的不行的文字_大宝贝来扶着挺进去\\重生

2019-10-28 09:48

“你——”听到儿子如此不孝的话,北辰穆气的一阵哆嗦,而凌雨更是脸色煞白。“铭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叔叔阿姨呢,他们毕竟是你的爹地和妈啊,有什么话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犯不着这样动气啊,何况,叔叔阿姨那是为你好啊。”到北辰铭冒着和父母吵架的危险也要维护他和叶璃心这个人的婚事,叶璃韵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此时为了挽救她的形象,她乖巧地做起了和事佬。“是啊,北辰大哥,我想铭儿只是一时难以接受,毕竟谁都难以接受自己的结婚对象一夜之间换了一个人不是,这点我们都可以理解,”杨染顿了顿,又柔柔地开口。“但是我相信铭儿一定会明白你们的苦心,在了解韵儿的心意后,一定会开心的。”虽是劝解的语气,但是无一不透露出对叶璃韵的关心和维护,也显示出让叶璃韵取代叶璃心的决心和态度。“铭儿啊,你也真是的,怎么能这么跟你爹地和妈说话呢,要是觉得太突然,可以和阿姨说,阿姨能理解的。”杨染转向北辰铭,继续说道。“阿姨知道你们年轻人兴什么两相悦,阿姨懂的,韵儿这丫头,这些年来对你的心意你也知道的,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啊,不要辜负阿姨对你们的希望啊。”说着,拉过旁边的叶璃韵,把她推到了北辰铭旁边。“妈~你好讨厌~”叶璃韵娇嗲了一声,轻跺了跺脚,一脸羞红地向北辰铭。这时,北辰铭一个森冷的眼神扫过去,杨染浑身震了震,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抬头望了二楼那个紧闭的房门一眼,北辰铭直接转身离开。这个女人,很有意思。能坦然面对对于所有女人来说屈辱地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掌握敌人的动静,能那么决然地斩断过去,这样的女人,让他不住去欣赏。北辰铭眼里划过一丝亮光,这个女人,像一只豹子,只是安静的蛰伏,他很期待到她扑住猎物的样子。不过,他可没那么多的耐心。那么,他不介意自己来当这个催化剂。此时的叶璃心,正懒懒地靠着墙角,着这个房间的一切布局。这是她的习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先从大的布局打量,她可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虽说,这个房间是原来的她的领地。只见这个房间的布局相当简单,甚至可以用简朴来形容,一张普通的木,一张暗色电脑桌,一个同色系落地柜,便再无其他了。这些摆设和空旷的房间形成一种相当讽刺的对比。到这些,叶璃心的眼眸暗了暗,这个身体的主人,过得居然是这样的生活。原本她以为,就算没有真正的千金小姐的生活,她也不至于会落到这样的地步。这样的房间,怕是她们家的仆人的房子都比她住的好吧。想到这里,叶璃心不对这个身体的主人产生一分同,更是对叶家产生了一股无法掩埋的憎恶,如果不是恰巧她来,想必叶璃心,也是免不了一死吧。叶璃心缓缓地走到电脑桌旁边,随手拿起放在上面,还夹了一张书签的书,有些旧了,但是带了一丝洗发水的味道,可见,主人生前一定是爱书之人,经常为了书熬到半夜睡了过去。“企划书?”叶璃心了书旁边的资料,随即唇间勾起一丝笑意,来,原来的这个人,没有想象那么懦弱啊。叶璃心拉开了窗帘,让阳光透进来一些。这个女人,其实爱的不是李恒,应该是李恒对她的那份温暖和毫不遗力的呵护,她在叶家感受不到丝毫温暖,所以李恒的出现,便成了她生命里的阳光。而她最不能忍受的,怕是知道真相后,李恒让她又一次重重地跌入黑暗,让她难以承受吧。“馨儿,魂弑的人都撤回去了。”叶璃心摁了摁右耳的黑色妖姬的耳钉,戚少凌严肃的声音瞬间从耳钉里传了出来。“嗯。”叶璃心趴在窗台上,目光不知道望向哪里,淡淡地应了一声。“有个人心脏受了一枪,吊着一口气,他的人用一把M1918A2换他一条命,加一张无限制金卡,以后所有烈火的产业都享受贵宾级待遇,所有货物供应降低10个百分点,一个人,以及烈火的贴身守护10年,救不救?”“烈火的人…”叶璃心喃喃道,颇有兴味地弹了弹指甲,在温暖的阳光眯了眯眼,没有说话。戚少凌也没有说话,他知道馨儿需要考虑,毕竟鬼手已经死了,这样贸然出手的话,反而会不利于魅杀,可是惑太大,道上的人都知道馨儿有收藏枪的习惯,而且烈火的10个百分点,这对于魅杀来说,足够跨上另一个台阶了,再加上贴身守护10年,至少这十年里,馨儿就不用担心出事。“告诉烈火的人,鬼手死了,她的徒弟来救他,不愿随意。”本来戚少凌还想问为什么那么笃定他们会相信这个从来都没人知道的所谓的鬼手的徒弟,但是叶璃心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刚讲完便随意地掐断连线,淡然地收回视线,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她可也是个商人,这样稳赚不赔的生意,为什么要拒绝。过了大概一两分钟,戚少凌带来的答案到了。“他们同意。”叶璃心了然地笑了笑,早就知道他们一定会同意,因为,她不急,可是他们,不得不急。“馨儿,烈火的私人飞机已经到了专用机场,要我过去接你吗?”戚少凌一改原本冲动的语气,现在听起来有些镇定和平时没有的谨慎。“嗯,两分钟。”叶璃心点了点头,收了线后直直地往门口走去。两分钟后,一辆大红色的玛莎拉蒂一个急刹车直接停在了叶家别墅的大门口,叶璃心二话不说,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子炫目地到了烈火专用机场,一架军绿色J-20飞机静静地等待在航道上,已经戴上面具的二人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上了飞机。随着飞机的缓缓降落,一个黑衣男子便出现带着他们上了车,向一家顶级的医院疾驰而去。叶璃心一进医院,就直接进了消毒室,带上两个助手和一些必要工具,直接往千级手术室走去。应该是吩咐过的关系,每一个人都以叶璃心为心,没有任何不满。“请你一定要救主子。”就在叶璃馨进手术室之前,黑衣男子向叶璃心深深鞠了一躬,眼里溢满担忧以及一丝淡淡地请求。叶璃心淡淡地了他一眼,皱了皱眉,这个人为什么总给她一股熟悉感,但考虑到手术室里正等着她去救的人,叶璃心没有多想,直接推门进去。灯亮,手术开始。叶璃心着眼前的伤口,病人口的弹孔擦心脏而过,嵌入8cm,如果不是有人先处理过伤口,又一直给他输着血,这个人也等不到她来救了。不过,心血管这方面一直是她的强项,尤其是处理伤势。因为她本就身处这样的环境,遇到最多的就是这类伤势,想学不好都难。“麻醉药。”“10号圆刀。”“镊子。”“针。”…六个小时之后,手术终于结束,她也没有砸了自己的牌子,只是站了太久,精神又高度集,再加上产后身子有些虚,叶璃心忍不住犯晕,好在她旁边的助手一不对,立马扶住了她。这时候的叶璃心才抬头仔细眼前这个老人,70岁的样子,头发已经花白,苍白的嘴唇紧紧抿着,岁月在他的脸上已经刻下不少痕迹。只是,这张脸为什么在她脑海里涌出一股一股的熟悉感,这种感觉,和她见到摘下墨镜的黑衣人的感觉是一样的,只不过对于眼前的老人,到他这样虚弱的样子,她的心脏居然会不受控制地一缩,涌出一股她熟悉却又陌生的心疼和担忧来。“爷爷!”叶璃心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位,居然是她的爷爷。她终于明白,她的心疼和担忧是来自于这句身体的本能反应。因为在叶家,只有老爷子也就是她的爷爷对她好了,从来都舍不得打她骂她,受欺负了爷爷会心疼她,只是爷爷经常不在叶家,不能一直顾她,而她后来也学会了用懦弱和胆小来掩饰自己。叶老爷子,应该是叶璃心留在叶家的唯一牵挂了吧,不忍心到爷爷的基业毁在杨染和叶璃韵手里,所以叶璃心便处处忍让,不想参与到这场争夺游戏里,只是,有人偏生不放过她。“以后,都由我帮你。”叶璃心着爷爷苍白的脸色,轻轻地说。也许原来的叶璃心永远也想不到,她的爷爷,居然是纵横黑白两道几十年的烈火,如果她知道,会不会为了她曾经的顾忌而后悔。还好,她决定了救他。还好,还好。

让人湿的不行的文字_大宝贝来扶着挺进去\\重生之腹黑娇妻太诱人

007 难得的和谐

让人湿的不行的文字_大宝贝来扶着挺进去\\重生之腹黑娇妻太诱人

载入中

从烈火那里回来后,叶璃心就直接去了墨爵,这个地方是她最喜欢的魅杀的产业之一,这里让她感觉到与自身相似的属于黑暗的气息。叶璃心要了一瓶Lafite,就这么静静地靠在椅背上,着高脚杯发呆。“寒”,叶璃心微微摇了摇酒杯,着挂在杯面上的少许砖红,喃喃着林逸寒的名字傻笑着。那时候,林逸寒总是会在她空的时候,为她倒上一杯Lafite,然后他们两个坐在落地窗边对饮,其实她不喜欢Lafite,这种红酒太过温顺,她喜欢Latour,和她一样地烈,但是只要寒喜欢,她便喜欢。有时候阳光会调皮地落在她的侧脸上,连带着发梢都会染上温暖的金色。这时候,寒总是会起身替她拨开垂下来有些凌乱的刘海,揉揉她的头,宠溺地说她是天使与魔鬼的完美结合。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叶璃心才能完全地体会到这种小女人一样地感觉,不需要她假装自己像男人一样地强大,因为身边的男人会给予她一切,那个时候的她,生命里所有的温暖都来自于这个叫做林逸寒的男人。可惜,那个男人背叛了她,呵呵。墨爵的装修顾名思义以暗色调为主,墙上是大片大片金色的曼陀罗,在这种瑰丽而不失高雅的风格里,有一种说不尽的低调的奢华。北辰铭进来的时候,正好到叶璃心仰头喝酒的那一幕,毫无章法地一口把所有的酒都吞了下去,端着酒杯的手挡住些细密的阳光,落在整张是黑曜石砌成的桌面上,形成斑斑驳驳的剪影。“呵——”叶璃心端详着酒杯很久,最终一切思绪都回归成一声轻笑。她还在想什么呢?还有什么好想的呢?自己应该恨他的,不是吗?北辰铭的脚步顿在原地很久,可是叶璃心身上浓得化不开的哀伤让他迈不开脚步。为什么?她会有那么浓那么浓的悲伤,是因为李恒吗?北辰铭突然开始讨厌伤害她的那个男人,没来由地。“叶小姐好气魄,居然能把红酒当成烈酒来喝。”就在北辰铭停住脚步的几个呼吸间,好友莫祈淡淡地开口,打破了空气里弥漫的哀伤。莫祈着那个穿着一身黑色半镂空长裙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清嘲,这种事,果然只有叶家的大小姐才能干出来,明明不懂红酒,却出现在墨爵,想要借酒消愁,也来错了地方吧。“不劳这位少爷费心,我想,墨爵里的东西,应该足够麻了你的舌头吧。”听到莫祈的话,叶璃心身上的哀伤瞬间被内敛取代。她缓缓起身,面向莫祈,在到北辰铭的时候,视线顿了顿,便瞬间离开,优雅却不失犀利地开口。“心儿,不介意请我们喝一杯吧?”北辰铭用眼神警告了莫祈一下,随即迈步向叶璃心走去,还未经过主人同意,就直接在她对面坐下。心儿?莫祈听到北辰铭对叶璃心的称呼,不由愣了愣,随即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微微笑了笑,也随着北辰铭坐下。北辰铭着眼前身着一身黑色半镂空真丝连衣裙,用一根同款鲜红色腰带系住不堪一握的细腰的叶璃心,头发凌乱地披着,发梢有些细微的波浪卷。一双犀利透亮的蓝紫色眼眸淡淡的注视着他们,整个一副高贵典雅的范,怎么也联想不到传言胆小懦弱的样子。眼前的女人,稚气未退且略带青涩的脸上,弥漫着一股无比人的,属于成熟女人骨子里透出来妖媚与霸气,这样矛盾的气质出现在她身上,有着说不出的和谐。比在医院到的清冷的她,更加地吸引自己。而同样打量着叶璃心的莫祈,到这样犀利却不霸道,高贵却不高傲的叶璃心,有着一瞬间的恍神。这个女人,像只猎豹,静则守,动则攻。“北辰铭,我们,好像不熟吧?”叶璃心着眼前的两个人,眸子微微沉了沉,不着痕迹地避开北辰铭和莫祈投过来的视线。“waiter,两只酒杯,thankyou。”北辰铭微笑地了她一眼,要了两只酒杯。“作为主人,是不是应该倒酒呢?”着仰靠在椅背上慵懒的晒着阳光的叶璃心,北辰铭就忍不住想打破她一脸淡然地样子。“可是,我今天好像并没有邀请客人。”叶璃心淡淡地了北辰铭一眼,纤长的五指微微用力,便给自己斟了三分满。叶璃心低头凑近杯口,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散而出,拿着杯子的手微微晃了晃,杯身倾斜成5度,在阳光下,液体的周围是一圈别于心的浅淡的红。“那么,我请你,如何?”北辰铭着眼前随手之间都是风的女人,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走眼的时候,这样一个女人藏在叶家这么多年,居然没有被人发现。是她技术太高,还是?北辰铭向叶璃心的眸子突然充满探究。很好,这个女人,他越来越感兴趣了。叶璃心没有说话,继续喝她的酒。“waiter,把我存的那瓶ChevalBlanc拿来,thankyou。”也不等叶璃心答话,北辰铭便招来waiter,吩咐他去拿酒。听到北辰铭的话,莫祈一脸讶异地着他,这可是他20岁生日的时候,用一百万拍卖过来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现在给这个女人,他居然舍得。“ChevalBlanc的口感和现在的你一样,欢迎品尝。”就在叶璃心打算再一次给自己倒酒的时候,北辰铭伸手就在叶璃心面前倒了三分之一北的葡萄酒。“我可以认为,北辰少爷是在夸我吗?”叶璃心习惯地微微晃了晃酒杯,这个男人,居然会用优雅形容她。叶璃心抬头向北辰铭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漂亮,是很蓝很蓝,蓝到发黑的那种。北辰铭淡然地迎上叶璃心探究的视线,到那一双蓝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欣赏,他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他突然有种遇上同类的感觉,这个女人自从被李恒抛弃以后,就变得不一样了,浑身上下带着一股高雅和淡漠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想靠近。“怎么,北辰少爷是在嘲笑我的自大吗?”叶璃心着北辰铭微笑的样子,移开眸子,开口。“如果说,心儿——”北辰铭到这个样子的叶璃心,正开口解释,可是随后而来的一句话,却硬生生阻止了他的回答,也让这不算温馨但也算和谐的一刻然无存。“叶璃心,你居然背着我勾引铭哥哥,果然够。”随着一道嚣张的女声,一身米色香奈儿抹公主裙的叶璃韵出现在三人眼。着叶璃心的样子像只高傲的公**。听到这句话,三个人的脸色同时暗了下来,北辰铭和莫祈瞬间向叶璃韵去,几乎是下意识地带着一股冷。不知怎的,听到她被人指着鼻子骂,北辰铭就不爽。“waiter,结账。”叶璃心淡淡地从叶璃韵愤怒的脸上撇开视线,随手在账单上签下自己的大名,就抬脚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