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艺术 >

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为何一反常规连填两词

2019-09-09 15:32

1965年毛泽东重登井冈山,为何一反常规连填两词?


1965年5月,毛泽东巡视井冈山,以72岁高龄再次登上他阔别已久的土地,38年前的1927年,正是诗人领着一群只有千余人的火种,第一次登上井冈山,开始了中国革命根据地的伟大建设。那时诗人才34岁。


38年的风云变幻,变的不止是诗人的年龄,更有中国革命的天翻地覆,中国人命运的扭转乾坤,世事沧桑,弹指38年,故地重游,此情此景,能不感慨?


正因为对井冈山的特殊感情,诗人游览之余,思潮澎湃,先后写了《念奴娇·井冈山》、《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两首词。因为一个地方,一首词尚不能平复诗情,这在毛泽东创作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现象。如果联想到1928年他还写过一首《西江月·井冈山》,前后三首,皆因一地,井冈山在其心中份量可想而知。


三首诗词,使井冈山名扬世界。只是一般都知道《西江月·井冈山》和《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这两首生前即已发表,而与《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写于同时的《念奴娇·井冈山》,在诗人去世后的1986年才首次批露。


虽然这一首不如前两首知名,全词读来,依然风雷浩荡,让人激动不已,不失为毛泽东诗词之佳篇。


《念奴娇·井冈山》


参天万木,千百里,飞上南天奇岳。故地重来何所见,多了楼台亭阁。


五井碑前,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江山如画,古代曾云海绿。


弹指三十八年,人间变了,似天渊翻覆。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


独有豪情,天际悬明月,风雷磅礴。一声鸡唱,万怪烟消云落。


《念奴娇》这个词牌,看得出来是毛泽东很喜欢的词牌之一,之前就写过《念奴娇·昆仑》,稍后还写过那篇形式奇特的《念奴娇·鸟儿问答》。


单说这一首,上阕写眼前,下阕回忆过去,在今昔对比中突出38年来革命带来的巨变,同时也流露出诗人对烽火岁月、对井冈山的无比留恋。


井冈山并非大山,诗人开篇即取远望中的参天景象,在千百里的空间营造井冈山巍峨雄壮的气势,且以“奇岳”称之,足见诗人的偏爱之情。紧接着的“楼台亭阁”、“车子飞跃”,以简笔写出井冈山的面貌一新,既不同于炮火连天的艰难岁月,更不似曾经的茫茫大海,而是充满了人间烟火气。这无疑最是让诗人欣慰。


下阕追怀峥嵘岁月,枪林弹雨,那些与战友生死相倚的日子,至今想来,历历在目,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还记得吗,多少次九死一生,但革命的豪情何曾变过!所有的曲折、牺牲,不都在那一声雄鸡的欢唱中,迎来了胜利的曙光。诗人再次化用李贺的名句“雄鸡一声天下白”(《致酒行》)结束全词。


而毛泽东在这次井冈之行中一反常规连作两词,除了因为井冈山不论于他还是中国革命都有着特殊的位置,诗人性情也是一个原因。


和《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比起来,两首都在今昔对比中突出井冈山的变化,但《水调歌头》偏于言志,而这首《念奴娇·井冈山》更多表现出对井冈山斗争时光的追念,侧重有所不同,在一首词容纳不下的情况下,连写两首,也是兴之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