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艺术 >

嗯嗯舔我花核舔弄奶头|都市至尊神眼

2019-10-22 11:07

这都被你听出来了,我说宇子,你的理解能力很是不错嘛。”莫小山嘿嘿笑着说。


三人边吃边聊,虽然都才是刚认识,但是聊起天来无拘无束,莫小山说话比较逗比,郝帅说话有点装逼,加上杜宇说话风格也是无比的风趣,所以三个男人很是聊得来。


因为下午莫小山要带着杜宇去一个地方,让几位老头子鉴定一下这块血凤玉的价格,所以三人都没有喝酒,只是随便喝了一点饮料罢了。


吃过饭三人离开酒店,莫小山带着他们两人来到江南市东郊一看起来比较具有古典气息的老宅子。


红砖绿瓦,朱红大门,门口还竖立着一对高大的石狮子,门上悬挂着一个鎏金匾额,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朱府。


一看这户人家,绝对是江南市的大户啊。


“山子,我就不去了,我肚子不舒服,还是在车上待着休息休息好了。”郝帅见到莫小山和杜宇两人下车,随即他捂着肚子,扭捏捏捏的说。


“装,胖子,你小子装吧,赶紧下车了,跟我一起去见朱老头去,怎么,他又不能把你给吃了。”莫小山直接拉着郝帅的手说。


“我真是肚子不舒服……”郝帅尴尬的道。


“胖子,你不舒服啊?”杜宇问了一句。


他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看莫小山对他说话的语气来看,他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倒像是临阵脱逃的逃兵一般。


“宇子,胖子他就是装,我和你说吧,这家朱老头……”莫小山笑着想要给杜宇解释,但是郝帅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噌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起来。


“山子,我服你了,我去,我去,你别说了。”郝帅哭丧着脸说。


他要是不去的话,莫小山肯定会把他以前的囧事给说出来,这是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


杜宇见到郝帅这么说,随即好奇的问;“山子,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吧?”


“哈哈,抽空再和你说,到时候肯定会乐坏你。”莫小山哈哈笑着说。


走进朱府,让杜宇恍如走入到古代大户人家感觉,庭院的花花草草,以及庭院中的布置,给人一种安静舒适的惬意。


莫小山带着他们两人来到后院,大老远的杜宇便见到几个人坐在一棵长满新叶的大树下,好像在聊些什么。


“朱爷爷,我来看你了,怎么样啊,这段时间身体还不错吧?”莫小山大声的打着招呼。


他和朱家老爷子很熟,所以在说话的时候,相当随意的很。


“哟,这不是莫家猴崽子吗,你小子怎么转悠到我这里来了,你该不会是又寻摸我的好东西,你要是再敢拿走我好东西,我杀到你家当着你爸的面抽你信不信。”一个平头满头白发,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头子对莫小山说。


莫小山厚着脸皮笑着说:“朱爷爷,哪能呢,我这次是来想要让你见识见识好东西呢,各位爷爷伯伯好,我就不一一打招呼了,对了,给爷爷伯伯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一个哥们杜宇。”


莫小山将杜宇介绍给几个人,顺便又将几个人身份给杜宇说了一下,这几个人可都是江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么是什么大公司的老板,要么是在政府当过官。杜宇客气的和他们打了招呼。


这几个人都是古玩爱好者,家中收藏了不少古玩,在鉴定古玩上,有两三个人都已经达到专家的地步了。


而杜宇也算知道,为什么郝帅不想来朱府的原因,那是因为前些日子,他给莫小山淘了一件金佛,经过他的鉴定应该是唐朝时候的,莫小山很是得意的领着他带着金佛来找朱宏宇老爷子鉴定。


朱宏宇老爷子看了两眼就说是假的,郝帅有些不服,装逼说他是金眼小王子,再说他都仔细再仔细的研究过了,金佛怎么是假的呢,但是当朱老爷子指正出来之后,他焉了。


“小山,你小子不是说拿什么好东西让我见识见识吗,该不会是金眼小王子朋友,又给你淘了一件好东西吧?”朱老爷子开着玩笑道。


来人是个留着一撮小胡子,个头不高,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跟在他身后有四个身穿黑衣带着墨镜的男子,其中有两个男子手上分别拎着大箱子。


见到来人,朱宏宇站起来笑着说:“陈老板,你客气了,何来久等这一说,倒是陈老板,劳烦你亲自前来了。”


“哈哈,你这话说的也太客气了,诸位好,鄙人陈志远,做点小本买卖,希望诸位多多指教。”陈志远抱拳笑着说。


在场的几位纷纷客气打着招呼。


先前从莫小山问朱宏宇的话中,杜宇已经知道了,今天朱宏宇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目的是为了给朱宏远掌掌眼,他和陈志远有一个以物换物的交易,尽管朱宏宇是个古董鉴定高手。


但是在古董这一行,高手打眼的事情数不胜数,所以多找几个行里人,多给掌掌眼,这是稳妥的做法。


毕竟他这是以物换物,并且价值很高的古董,什么事情摆在明面上,这是没错的。


在他们客气寒暄的时候,杜宇通过透视眼,看到了两个黑衣人箱子里的东西,是两个如同方酒杯一般的东西,酒杯下面是三个小足。


酒杯的上面有无数网状如同裂开一般的细纹,不过看其表面上,应该是很光滑的那种。


杜宇并不懂古董,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并且是什么朝代的东西。


但是,因为先前在古董店中,左眼除了透视功能之外,还可以看到古董上所散发着一层淡淡的荧光。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基本上已经是得到这么一个结论,那就是古董上都会有荧光,而荧光亮度的高低,和古董的年代很有关系。当然,珍贵不珍贵这是另一说,因为不一定是年代久远的东西就值钱。


“只是,有些奇怪啊。”


杜宇在看到箱子里的两件瓷器之后,觉得有些奇怪,而就在杜宇奇怪的时候,陈志远已经是开门见山的说话了,“阿奎阿彪,把东西拿出来,朱老东西我带来了,请朱老还有诸位掌掌眼。”


那两个黑衣人拎着大箱子往前面一站,将箱子给打开,里面的瓷器就这么呈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