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艺术 >

男友粗大硬 撑得涨 太疼|绝世小村医

2019-10-12 13:46

志国和另外两家有拖拉机的,拖着沙包赶了过来。


王田等人赶过来运沙包过去,一百多斤的沙包,其他成年男人一个人能背个两包就算不错了,可王田,扛了四包还不走,让志国继续加。


“小田,你真能扛得住?”志国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好家伙,力气也太大了吧?


“志国叔你放心,才四包算什么,再加两包!”王田果断的说道。


一道瘦弱的身影,扛着六个沙包,往河边赶,这风景让人忍不住夸赞:“好小田,力气竟然这么大!”


“厉害啊,小田,有了你要轻松很多啊!”


这时候,大家都忘了,王田好像是个瞎子的事情,一心都在抗洪上。


……


那个小小的诊所,已经成为临时的抗洪基地。


妇女们在王有福的组织下,有条不紊的做着手头的工作,有搭起炉灶做饭的,有帮忙搭建家畜用的棚户的,还有在煮凉茶,等会儿给前面的男人们送去……


诊所外,玉芬一边帮着搭建临时的棚户,一边看着越来越近的洪水,心中担忧不已。


她远远的好像看见一道身影,扛着好几袋沙包往洪水中走去,那身影没有多么的高大,可看上去却伟岸无比。


一个才十八九岁的少年,肩上扛着的,却是和那些大人一样,是村子里的安危。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看着那道不断扛着沙包建立临时河堤的身影,玉芬将额前被雨水和汗水打湿的秀发拢到耳后,笑着继续搭建棚户。


……


“往后撤,顶不住了,大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村长见根本就拦不住洪水,赶紧组织大家往后撤。


洪水越来越大,被淹的地方也越来越多。


村长想向隔壁村求援,可情况比想象的更为危急,隔壁的几个村子,全都遭到了洪水的侵袭,王田他们村还算好的,在中游地段,地处下游的几个村子,洪水更严重,村子里大部分都已经被淹了。


村民的防线一撤再撤,眼看着离诊所越来越近,只有五里地了。


妇女们看着被淹掉的家里,有的咬牙继续干活,有的嚎啕大哭。


王有福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家是不是也被淹了,他家里更惨,是土砖房,一旦被洪水冲击,随时都有垮掉的可能。


他看了一眼在后面帮忙做饭的刘桂云,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现在不是担心自己家里的时候,整个村子都面临五十年来最大的危机。


“村长,不能撤了,再撤洪水可就真的要淹到诊所那边了!”王田将脸上的雨水抹去,凑到村长耳边大声说道。


村长看了看依旧是瓢泼大雨的天,坚定的说道:“那就不撤了,咱们就在这建防线!”


一车车的泥沙不断的运过来,村民们也开始从洪水中捡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实木的凳子,大石块之类的,帮忙稳固沙包。


在王田等人共同的努力下,洪水终于是停在了离诊所五里的地方。


众人看着渐渐变小的雨水,心情都是大好,哪怕现在有很多地方已经被淹了,可万幸的是,总算是止住了洪水的攻势,没有让情况在恶劣下去。


“小田,你,老陈,志国,再带几个人,先去吃饭,我们守着,等你们来了,我们再去吃饭。”村长叉着腰大口的喘着粗气,年纪上来了,不服老不行。


“村长,你也去吧,我们守着就行。”有村民不忍心村长陪着一起在雨里淋着,在水里泡着。


“不行,我是村长,我怎么能离开。”


“村长,你跟着去吧,这鬼天气还不知道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你和老王他们研究一下,如果情况再恶劣一些,该怎么办,咱们不能这么干等着啊,必须得有个对策。”有村民接过话说道。


村长想了想,这人说的的确有道理,现在能止住洪水也只是暂时的,如果这雨真的再下下去,现在的这点沙包,肯定挡不住的,得想个其他办法。


“行,我去和他们一起商量一下,你们在这看着,一旦有什么问题,第一个通知我。”


王田和村长等人一个个累的跟驴似的,一边喘气一边往诊所走。


诊所里已经备好了饭菜,就等着他们回来了。


“小田,累坏了吧,来,赶紧喝口热茶。”玉芬老远就看见他们过来了,第一个冲了过来。


“嘿嘿,老王,这是志刚家媳妇儿,还是你家的?”志国在一旁打趣道。


刘桂云刚好端了菜过来,听见志刚的话,笑眯眯的说道:“我倒是想玉芬是我家儿媳妇,可就怕玉芬看不上我家小田。”


几人哈哈大笑,羞得玉芬红着脸就往屋里跑。


村长看了一圈,却是问道:“说起来,好像还真没看到志刚,他去哪了?”


志刚妈在一旁接过话,支支吾吾的说道:“志刚不太舒服,在家休息,我替他来了。”


众人都没说话,看志刚妈这模样,就是有什么隐情,只不过人家家里的私事也不好说什么。


村长有些气不过,这么大的事情,村子里能来的都来了,都在帮忙,连小田这个身体不方便的人都来了,你志刚也算是个男人,却在家里窝着,让媳妇儿,老娘出面,算是个什么意思?


可想了半天,村长还是叹了口气,算了,这事全凭自愿,来不来随他自己吧,只是以后要是他志刚有什么事情,就别怪村子里的乡亲不帮忙了。


原本就不宽阔的诊所大厅左边靠窗,一帮妇女搭起了炉灶,生火炒菜。


右边是药柜,妇女们把家里带过来的桌椅板凳摆成一排,方便男人们吃饭。


村长等人上了桌,都是狼吞虎咽,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半了,还有的人连晚饭都没吃的。


一顿饭刚吃完,外面又是电闪雷鸣。


“哗啦啦”


原本小了一些的雨水再一次倾泻下来,揪住了所有人的心,这洪水,能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