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博览 >

太深了快出来我疼bl _身体空虚什么意思|青春期

2019-10-01 09:30

但并没有揭穿我,宋薇本来也打算坦白事实的真相,但却被老爸打断,让她给我拿一下住院要用的物品。


宋薇走后,老爸给我办了住院,说是要让我在这里静养一个周,我嫌住院费贵,主动要求明天就出院,可老爸却执意给我办了一周。


后妈和宋瑶在我住院一小时以后,也赶到了医院,她见宋薇不在,就打电话问宋薇是什么情况,宋薇那边应该没有回答就挂了。


然后她就跟我老爸说,肯定是我对宋薇做了什么坏事,宋薇反抗才会这样,对我没有丝毫的愧疚和关心,反而还尽是栽赃和指责。


我本以为老爸又会向着她,臭骂我一顿,可没想到,老爸这次竟然选择了帮我,把她骂了一顿,当然,这也是她嫁给我老爸以后,第一次挨骂。


虽然只有短短几句,但还是把我感动了,我曾一度认为自己不是老爸的亲生儿子,看来是我错怪老爸了。


后妈被骂以后,则很生气,反骂了我爸一句,就带着宋瑶离开了医院。


老爸则留下来,陪起了我。


后来宋薇回来,给我带了水杯,饭盒,毛巾等物品,还把我的手机也给带来了。


给我送完东西以后,宋薇带着歉意瞅了我一眼,好像想说什么,碍于老爸的存在,没有说就转身离开了。


宋薇走后,老爸除了问我饿不饿,渴不渴之类的话题,就没再说别的,我感觉有些无聊,就玩起了手机,并让老爸帮我跟班任请假。


小狐狸晚上又开始勾搭我,还问我明天要请她看什么电影,我因为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小音被剪了,只好撒谎跟她说,自己出车祸了,将请她看电影的约定往延后了。


而老爸那边打请假的理由,也在我的苦求之下,变成了车祸,这事对于我来说,可以算是人生最大的污点了,虽然小区有不少人看到我被抬进救出车,但能隐瞒一时,还是要隐瞒一下的。


打发完小狐狸后,我又把自己这几天去不了的事告诉给了李扬,李扬虽然也有些失望,但更多的还是祝福,还说等放假要来看我。


后来因为他正在写小说,我们就没有再继续聊。


到了深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小音虽然已经被包扎好了,但还是有隐隐地疼痛,而医生的那句,它直起来,后果会不堪设想,更是让我万分忧愁。


我现在可是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子啊,吗了比的,让半个多月都保持软,这怎么可能啊?


我心里正怨恨这事,宋薇那边竟然就来了一条短信,跟我说:“吴音,对不起,我今天不是故意,你没事吧!”


我一生气就回了一句:“没事才怪呢,这回你可满意了,我是真要成太监了,我他妈要孤独终生了你知道吗?”


宋薇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我,我以为她睡了,正准备也睡,却突然又接到了她的来信,上面写着:“不会的,你不会孤独终生的,实在不行,我嫁你,我会用自己的一辈子去弥补今天对你的伤害,只求你能原谅我!”

本来我对宋薇的印象并不好,觉得她跟我后妈一样招人烦,可看到她这条回复以后,我却感觉自己有点误解她了,也许她并不是个坏女孩!


当时心一暖,对宋薇的怨恨便瞬间烟消云散,我回了一句:“行了行了,原谅你了,正好昨天我撒谎说有你的视频也把你吓着了,今天你剪我一下,咱们就算是扯平了,以后谁也不欠谁的了!”


本来这样说是为了让宋薇不在那么内疚,结果宋薇却不依不饶,仿佛赖上我一般,说她的话都是认真的,还说要等我到三十岁。


我很不习惯她现在这个样子,但也并不讨厌,总觉得这样的她反而有些可爱,很招人喜欢,所以也没有拒绝她,只是用类似玩笑的话把这事给含糊过去了,


跟宋薇聊完,我突然有点困了,放下手机就睡着了。


第二天,那种被剪断的疼痛再次出现,我一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然**了,他妈的,医生果然没骗我,小音一直起来,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竟然都勃得流血了,好在有纱布包着,所以才没有流出来。


老爸被我撕心裂肺的喊声弄醒,下楼给我弄了两瓶冰水,让我冷静一下,后来因为他还得上班,所以就留下我一个人在医院了。


我住的这个房间是个三人间,但可能是住院的人不多,所以整个房间一整天都只有我一个人,房间内还没有无线网,差点没闲死我。


直到中午,病房里才又送来一个右手臂缠满绷带的男人。


男人大概有三十多岁,黑头发黑眼睛,留着小平头和一字胡须,长相跟“犀利哥”神似,就是发型不太一样,身体也比“犀利哥”强壮一点。


进来以后,可能是因为热,他直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我发现他的手臂上有一个汉字的纹身,好像是“狼”字。


我主动跟他说话,他连瞅都没瞅我一眼,就跟个死人似的,一直坐在床上沉思,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不是聋子,不理我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不想理我。


麻痹,难道纹个身就以为自己是黑涩会了?


我见他如此装b,也就没再理他,后来因为肚子疼,就去了病房内的独立卫生间,一边玩起手机,一边上着厕所。


正上一半呢,外面突然传来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人跑了进来,那人的脚步特别仓促,好像挺着急的样子。


因为这个卫生间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所以我可以清晰的跑进来的人,跟那个纹身男的对话。


那个人有些磕巴的,他开口问道:“平,平哥,您没事吧,听,听说您出事了,兄,兄弟们可都急死了!”


称为“平哥”的纹身男,则平静的回道:“我没事,放心吧!”


磕巴男继续问:“可,可是平哥,这里不是他们的底盘吗,您在这里住院,难,难道您就不怕他们在找上门来?”


纹身男冷笑一声:“慌什么,不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吗?那些白痴才不会想到我会在这呢!”


“好吧,还,还是平哥您聪明,我,我马上就给兄弟们打电话,告,告诉他们您没事了。”


“嗯,你也先回去吧,记得帮我保密。”


“好,知,知道了,那平哥,我,我先走了!”


说完这几句话,磕巴男便匆匆离开了。


我心里默默地想着:怪不得这纹身男刚才这么能装呢,没想到他还真是个大哥,尼玛,幸好刚才没理他,我可不想跟这种人有什么瓜葛。


提上裤子,走出了卫生间,我正准备去食堂去吃先午餐,而就在我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纹身男却突然从后边冷声对我说:“小子,我们刚才的对话你听了吧!”


我心里一惊:这啥意思,难道还想杀我灭口不成。


正想否认,纹身男又开口说道:“算了,我看你年龄不大,也不难为你,你出去以后,要管好自己的嘴,听到了吗?”


我没有回头,点点头,只回复了一句:“哦!”便赶紧离开了病房。


出来以后,我的心脏这个跳啊,我感觉这院没法住了,他已经知道我偷听他说话了,那这两天要出什么事,还不得赖上我啊!


快步走到电梯门前,我正准备坐电梯下楼,右侧的楼梯拐角处,一个正在打电话的男人,却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他的声音,跟刚才跟平哥说话的那个磕巴男是一模一样。


我基本可以断定,他们两个就是同一个人。


磕巴男鬼鬼祟祟,小声催促着:“你,你们倒是快点来啊,他真的就在这里,没,没骗你,再墨迹,人,人就跑了。”


听这货的意思,好像是想背叛那个平哥!


本来这事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就算那个平哥被人打死,也碍不着我什么事,可我突然想起他刚才发现我偷听他说话的事,心想:万一他没被打死,再把这事怀疑到我头上,那我不得冤枉死啊!


纠结了两三秒后,我只好决定做一回雷锋,帮帮那个平哥,所以就急忙转过身子,跑回了病房。


进去以后,我看见平哥嘴里正叼着一根未点着的烟,好像正准备起身上厕所,见我回来,他并没有太惊讶,也没有理我。


我急忙说道:“喂,你快跑吧,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人,把你出卖了,现在正找人来抓你呢!”


哪知这个平哥竟然一点也不信我的话,还笑着说了一句:“扯淡,小哲他跟了我五年,怎么会出卖我?”


我又强调了一遍:“我是说真的,我都听到他给别人打电话,叫人来找你了!”


“那就是你听错了呗!”平哥一把推开我,走进了一旁的厕所里,还在里面说了一句:“行了,赶紧滚吧,别妨碍老子拉屎!”


我被这货气得够呛,索性决定不去管他了,反正我也提醒他来了,就算他被人打,应该也不会在怀疑是我干的了。


可是,就在我转过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楼道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好像有很多人朝我跑来,眨眼之间,我的眼前就瞬间出现了七八个壮汉。


跟壮汉们在一起的,还有那个说话磕磕巴巴的男人,他的年纪并没多大,也就和我差不多,长得也挺精神,就是那洗剪吹的发型,让我看着有些不爽。


他进来以后,跑到平哥的床位看了一眼,自言自语了一句:“靠,人,人呢,刚才明明还在这里啊?”然后又突然跑回来,抓住我的衣领向上一提,就像疯了似的大喊道:“说,这,这床上的人呢?”


这个时候,只要那个所谓的平哥把厕所门推开,让这些人把自己带走,或者把这些人全都**,我估计我也就没什么事了,可倒霉的是,这货刚才还各种装,这个时候,竟然怂了。


此时的厕所里面异常的安静,连个屁声都没传出来。


我知道自己现在要是说慌话,被这帮壮汉发现后,肯定会让我得到和那个平哥一样待遇,可没办法,当事人就在旁边听着呢,我要是说了实话,就是背叛他,他可不会管我有没有苦衷,肯定也会报复我的。


犹豫了一秒钟,我只好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指着房门,小声说道:“是,是那个右手有伤的男人吗,他刚才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了。”


“什么,难,难道被他发现了,是,是谁告诉他的呢!”磕巴男听到我的话后,大惊失色,还抓着其中一个壮汉的胳膊,喊着:“难道你们内部也有内奸?”


壮汉皱了一下眉,眼睛往厕所的方向瞄了一眼,这个举动差点被把我吓尿,不过他并没有去推厕所的门,只是回了磕巴男一句:“这个,等回去,我会调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人抓回来。”


然后,他也不等磕巴男说什么,就急忙带着剩下那几个壮汉,离开了房间,磕巴男楞了一下,也跟着跑了出去。


他们走过不久,厕所门突然打开了。


那个平哥还是一副平静的脸,但脸色明显有些发青,他嘬了一口并未点燃的烟,将它仍在地上,然后递给我一张纸。


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串数字,好像是电话号码。


在我看那纸条的同事,平哥回到床头,拿起了自己的外套,披在肩上,然后走到病房的窗前,跃上窗口跳了下去。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卧槽,这可是四楼啊!跑过去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窗户的正下方,有一棵长得非常茂盛的大树,平哥跳下去以后,是先落在树上,然后从树干上滑下去的。


不过在伤了一只手的情况下,他还能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就说明他的身手不一般,肯定是练过的。


下到地面以后,他谨慎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敌人出现,才抖了抖身上的树叶,回头冲着我来了一句:“小子,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困难,可以随时拨打我刚才给你的电话,我叫陈平,想喝酒的话,可以来古城区枫叶酒吧找我!”


我们市有六个区,新城区是市中心,也是我们市最繁华的地方。


南边的新区,那里地广人稀,正在建设。


东边是古城区,以前很繁华,整治几次以后,就剩几条街比较繁华了。


北边是兰英区,我们学校的所在地,一个已经快被我们市遗忘了的地方。


西北边是兴路区,环境很好,很多有钱人都在那里买了房子。


西南边是老胡街区,离市中心最远,听说那里也很乱,要不是古城区有一条“风情街”,老胡街区可能就是我们市最乱的地方了。


陈平口中的枫叶酒吧,我本来是没有听过的,上网一查才知道,它就处在我从来不敢去的古城区风情街,那条街是唯一一条比新城区商业街还有繁华的地方。


这么看来,这个陈平还真挺有能耐的。


至于“风情街”怎么个乱法,我也就不明说了,伤身伤神又伤肾,还是个强力吸金的地方,反正我是从来不敢去的。


知道陈平是风情街的以后,我更是不敢再与他有什么瓜葛了,毕竟不是一路人,联系多了对我的生活也不好,所以也就没怎么记住他,就连他给我的电话号,也被我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吃完午餐,我又回来躺着,磕巴男和那些壮汉始终没有出现,护士倒是进来问过我一次,陈平去哪儿了,我只说是出去了,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到了下午,宋薇竟然拿着一大袋子吃的来看我。


我问她:“你这么早就放学了?”


她只回了一句:“我逃课了!”就把东西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打开塑料袋看了一眼,里面有很多是我平时喜欢吃的东西,看着还真有食欲。


宋薇放下东西,就站在那里,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她瞟了一眼我的吴小音,小声问道:“那个,你,好点了吧!”


我看着她现在的样子,还真实有点不习惯,摆摆手让她先坐下,然后情不自禁问了一句:“宋薇,你现在能对我是这态度,而不是推脱责任,就说明你这个人还不粗,可我不明白,你之前为什么要处处跟我作对呢?”


宋薇想都没想就回道:“因为你老动我东西啊,而且你爸也……”说到这句,她突然闭上了嘴巴,好像有什么隐情似的。


我见她又开始瞎说,立刻反驳:“靠,我啥时候动你东西了?还有,我爸又怎么了?我爸可是一直都把你当亲闺女对待啊,你冤枉我也就算了,能别你污蔑他吗?”


宋薇点点头,也不再解释,就跟我说了一句:“嗯,对不起,我知道了!”


她这举动,就更让我奇怪了,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问道:“别光对不起啊,你把话说清楚点吗?我什么时候动过你东西了,还有,我爸又怎么你了,都说清楚!”


宋薇沉默了很久,摇摇头:“没什么啦,可能之前我对你也有一些误会吧,反正以后你要是娶不到媳妇,我就嫁你,这句话,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可以兑现,就这样吧!”


说完,也不等我回复,她就转身跑掉了。


我坐在床上有些懵逼,想把她留下,嘴还没张,她人家就已经跑掉了。


我爸平时连家都很少回,他跟宋薇能有什么恩怨?还有宋薇的东西,我是真的一件都没拿过,她为什么总说我拿她东西呢?


回想宋薇之前对我们家里其他人的态度,感觉全家人都欠她似的,之前我一直以为她就这性格,可自从她跟我道歉以后,我却越来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她不是那样的人。


难道我家里,还真有对不起她的人吗?


晚上老爸下了班来陪我,我实在没忍住,就问他有没有得罪过宋薇。


老爸楞了一下,反问我:“她跟你说什么了?”


我回答说:“没,我是感觉她很讨厌咱俩!”


老爸摸着我头解释说:“毕竟没有血缘嘛,关系肯定不好相处,以后会慢慢好的,你是男生,以后多让着她们就行了。”


我见老爸也并没有说出能解答我心里疑惑的回答,只好暂且作罢,没有再继续询问,但对这件事质疑,丝毫没有减少。


又模模糊糊的过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中午,病房来了一个新人,而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新人我竟然认识,他就是六班的老大,温华鹤。


温华鹤头上和两只手都包着纱布,脸上和手臂也都有淤青,感觉很严重的样子,这个样子,就算说他刚出了车祸,肯定也有人信。


我问温华鹤:“喂,你怎么伤成这样?”


温华鹤倒还认识我,但只是跟我打了一个招呼,就被护士给打断了,他有几处伤口,伤的很深,所以必须得打消炎针。


我站在一旁,看着护士给他扎针。


这时,李扬也突然给我发来一条消息,说一中的灾难马上要来了,二年组的平衡也被人打破了,新势力还是我的仇人,让我马上回学校保护他。


我不知道他在胡说什么,让他把话说清楚点。


李扬立刻给我发了一段语音,说今天中午,温华鹤在回家的路上被人偷袭,受了很严重的伤,打他的有一班的转校生张涛,五班的老大牛宏柱,以及温华鹤以前在六班的小弟,林昊等人。他们好像还建了一个三寿会,老大正是名字里面有三和寿的张涛。


我之前得罪过张涛,也打过六班林昊,所以除了温华鹤以外,他们肯定也很想铲除我。


我问李扬,现在该怎么办,并告诉他,温华鹤现在就跟我住一个病房。


李扬极力劝我跟温华鹤联合对抗张涛。


我听从他的指示,等护士给温华鹤挂完点滴,离开病房以后,就尝试着去跟温华鹤说这事,可温华鹤却跟我说:“这个事,你还是别参与了,仇我自己能报。”


我见他态度坚决,也就没敢再提。


到了晚上,六班还有两个学生,来看温华鹤,他们脸上基本上都有伤,好像是挨了耳光,听他们说,张涛建立了三寿会以后,给一中所有爱打架的学生发了一份邀请函,说加入就有钱拿,不加入就挨打。


这两个人因为是温华鹤的心腹,没有加入,结果就被他们给打了,而温华鹤其他的小弟,则全部跟林昊一样,加入到了三寿会。


张涛还在他们聊这些的时候,打电话来说:“老温啊,现在整个一中,基本上都被我控制,你识相点,也做我小弟得了,我现在有一个计划,只要你加入,我保你吃香喝辣。”


温华鹤则冷笑一声:“一个靠偷袭,靠人多赢我的人,也想做我大哥?别开玩笑了,也不想想你配不配!”


被温华鹤拒绝以后,张涛沉默了几秒,就开始在电话里面威胁温华鹤,说温华鹤以后,再来学校,来一次他就打一次。


温华鹤也没有惯着他,跟对了几句狠话以后,约他周六晚上在学校附近的荒山谈话。


我们学校周六也要上课,但跟平时不一样,全天就只上四节课,一节课一个半小时,晚上还没有晚自习,所以放学比较早。


张涛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还在电话跟温华鹤说:你他妈死定了。


温华鹤挂断电话,给另一个人打了电话,好像是我们区一职的人,说要管那个人借点人马,帮自己个忙。


电话里的人跟温华鹤的关系应该很好,答应的很爽快,一点都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温华鹤告诉了那人时间和地点以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他让那两个心腹先回去,说等周六再给他们报仇。


我把温华鹤不跟我联合,但要跟张涛决斗的事,告诉给了李扬。


李扬那边也没说什么,只是跟我说,希望温华鹤能灭掉三寿会,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在担心自己被张涛他们报复了。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周五。


我和温华鹤因为无聊,就聊了一会儿天,聊着聊着才发现他跟装逼哥陈平不太一样,他这个人很随和,也很能跟我聊到一块去。


唯一让我不甘的是,关于跟张涛的决斗,他始终不跟我提。


后来我没忍住,就问他昨天不答应跟我联合,是不是觉得我实力不够。


他则冲我摆摆手,说周二那天打林昊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知道我很能打,只是后来他听说我不想打架,也不喜欢打架,所以才不想让我蹚浑水。


听到他的这个回复,我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误会他了,所以就跟他道了一句歉。温华鹤倒一点也不在乎,又开始跟我聊起了别的。


聊到中午,我俩拿着饭盒去食堂打饭。


我刚出来,不知被谁绊了一跤,摔了一个狗抢屎,刚打的饭也全都翻落在地上,我很愤怒,转身一看是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这校服我认识,是二职的校服。


而绊我那人也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我把李旭峰**以后,威胁我,说他已经记住我了,他们二职不会放过我的,那个小弟。


那小弟的两旁的人都很高大,左右一边三个,都是邹春波的体格,这要是单挑的话,我可能一个都打不过。


见我回头瞅他,那小弟微微一笑:“小子,你瞅啥,不记得我啦,别以为你能打过几个一中的渣渣就牛b了?我们二职的学生可比你们一中强多了!”


我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口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让宋薇把李扬给我的兴奋糖给我拿来。


说话的小弟个不高,身材也很单薄,但说话的语气却很嚣张,不但不把我放在眼里,就连我们一中也全都瞧不起。


温华鹤从食堂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那小弟跟我说的话,就后面问了一句:“喂,小子,你说谁是渣渣呢?”


小矮个可能不认识温华鹤,转身瞅了一眼,笑道:“我说一中啊,一中的学生都是渣渣,怎么,你也是一中吗?”


他刚说完,笑容还没有收回,温华鹤抬腿一脚,就将他从食堂门口踹到了我的脚下,要不是我的躲得快,就他妈落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