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博览 >

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华,西太后仓皇西行,沿途百

2019-11-12 16:50

庚子这年的七月十二日,直隶总督裕寿帥(禄)在北仓与洋兵接战,兵败,退扎到杨村又至蔡村。以手枪自尽。李鉴帅(秉衡)奉命督师,十四日抵河西坞,所统略战即溃,亦服毒自杀。


十九日城中炮声不绝,二十日喜雀胡同一带,炮弹象雨点一般地落下来,内廷谣言四起。太后连续召见王大臣五次。最后一次惟有王文韶、刚毅、赵舒翘三人。太后眼看着这三个人,不由得黯然神伤,说道:“今天只有你们三人,其他人都各自为计,不在乎我母子二人了,你们当跟着我一起走。”接着对对王文韶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得长途跋涉的受苦,我内心不安。”这时光绪帝也巴望着王文韶一起跟着走。二十一日黎明,太后皇帝听说洋兵己入城,仓猝出宫,妃主也顾不得了。


珍妃坠井死。太后皇上皆上了道边骡车,王公内臣步行后随。出德胜门,赶快行至贯市东。有光裕驼行献出来三乘驼轿,皇帝与贝子溥伦同一乘,太后皇后同一乘。


慈禧皇太后穿着蓝布夏衣,头不梳、脸未洗。皇帝是黑布长衣,黑布战裙。被褥也未及携带。这样逃了一天,连一口凉水也未喝。到晚上,找了一家民居就住下了。


太后皇帝的随从们有端亲王载漪、庆亲王奕劻、肃亲王善耆、蒙古王公那彦图等,另有神机虎神营千人,马玉崑的兵千余人,这些人沿途见能吃的就抢,见能用的就夺。乡民们见到这阵势,谁不骇怕?沿途各铺户,均闭门先逃。


二十三日,太后皇上抵暮到了居庸关,延庆州知州秦奎良将自已的座轿让与皇太后。太后不敢在此住宿,直接前行。二十四到了怀来县,知县吴永是曾国藩的孙女婿。


太后一入怀来县署,吴县令仓猝戴上大帽子跪迎。随后将太后安排入夫人住舍。他哪里会知道太后己是三天没吃饭,饿得前心夹后背,说话的劲都没有了。抬起手来只拍桌子。好在吴县令机灵,先端上来一些鸡疍。太后伸着脖子、瞪着眼,一口气吃进去三枚。方自己寻木梳子,梳起头来。


稍缓过点劲来,立马命皇上写硃谕让吴永往东南各省去催饷。


这时候王文韶与他儿子也赶过来了。与太后一相见。两下里便都哭了起来。索性皇帝也随着哭。哭一会相互安慰一会,再哭一会,再相互安慰一会。然后王家父子也就退出去了。


八月初三日太后等到了天镇县,知县额腾已自杀。这时岑春煊赶过来进上荷包鸡蛋。太后边吃边褒奖岑春煊。这岑春煊自然是感动不已。


十七日抵太原府城,一切供张陈设仪物,都还是乾隆幸五台时的旧物,但看上去却灿然如新。自此太后皇上可以住下去了。联军攻占京城以后,曾分兵追驾。不过,追至保定即还了。


太后已被洋兵吓怕了,总有风声传来说洋兵将追至,太后自然皇懼。适当此时江苏巡抚鹿传霖率“勤王”兵到达太原,入谒太后时言太原不可居,“西安险固,僻在西陲,洋兵不易至”。太后遂决计入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