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博览 >

嫂嫂比我大10岁,我读高中时住在她家,那种嫌弃

2019-11-11 10:39

一哥“俗人往事”之――


堂嫂四妞


堂兄三海是上班后到派出所改的名,因而三孩便成了他的曾用名,其实二伯家人脉不旺,父亲辈弟兄五个,我们堂兄弟十七个,二伯家就三哥自已,大伯家的大娃老大,三伯家的二小老二,二伯便给三哥取名王三孩,说是弟兄,三哥比我大一轮,我排老十四,上高中时三哥是我的班主任。


三嫂是个城里人,叫刘四妞,人不撒泼时长得可好看,个子高高的,屁股圆圆的,重眼双皮外加两酒窝,不过偶尔瞪大了象两个铃铛,有点吓人,原来是一中食堂的临时工,她娘提前退休了才正式下来,三哥人长的好,有学问,本来谈了前村上高中时的同学,谈的好好的,三嫂从中插了一杆子,听说是追求不成直接钻了三哥的被窝,天大明了才踢踏着拖鞋出门,还专意乘校长主任过来时脸红一番,一来二住,三哥没认,大伙先认了。三哥不认,三嫂就闹,闹了学校闹家里,还装模作样地在二伯家吐酸水,二伯二伯母胆小,就劝三哥说好赖是个吃商品粮的,算了吧。三嫂很感恩,说要待公婆好一辈子。


要说这女人说话也真不算话,结婚三年都没回过家,直到生了小孩才把二伯母接过去带孩子,四妞很抠,从不在家里做饭,吃的都是食堂里的饭菜底,卖不完的有啥吃啥,不仅他叫,三哥也得吃,二伯母也得吃,我和十五弟也得吃,有一次三哥说食堂的饭菜都吃俗了,三嫂眼一瞪骂着说,你们老王家几口子不是吃我自己,没良心货,见我和十五弟有点搁不住,马上变成了笑脸,说小弟,快吃,这是嫂子专意给你们留的,我心想,真恶心人,俺娘每个月可都给你五块钱的。


日子过得真快,三哥当校长了,我也在县城一个小企业里混了个办公室主任,我们哥俩成了家里在城里工作的人,家里弟兄多,来城里办事的也多,我是一头沉,因而三哥家便成了接待站,我也成了常陪客,每次弟兄们一走,三嫂的笑脸马上也被带走了,我总是说刘四妞你再不高兴我也得再喝点,今儿这菜是我掂来的,三嫂也不示弱,总是说小屁孩张精了不是,三嫂陪你,三哥总是一旁嘿嘿地笑。


矛盾到底还是爆发了,是三哥偷偷给了二伯母点钱,二伯母没舍得花,攒到年底给孙子了,500块,没想到老太太说漏了嘴,三嫂不依了,回家和三哥干上了,我去劝的时候三嫂一肚子苦水,什么要是您三哥弟兄姐妹多您二妈还不知把这钱给谁呢,什么您三哥有权了,钱不拿回家了,办公室那小张就是狐狸精了,什么她为家做多少贡献……三哥一脸铁青着苦笑,我笑着说,刘四妞,你更年期啊,拿酒去,喝死你,三嫂说你哥俩一个鳖形,拿酒去了。


不幸降临在父亲身上时我也下岗了,父亲得的是肾病,得几十万,哥弟的眼光投向我时我恨恨心把城里的房卖了,管他呢?爱芹问了再说,几个哥都来看他们的小叔了,有500的,有1000的,可是还是停药了,就差三哥三嫂了,我暗想着,咋开口啊。


这时值班的护士拿着水和账单上来了,说有人给交了50000,我很差异,这时楼道口处出现了那对身影,王三海沉沉稳稳,刘四妞大大咧咧,两大眼笑成了一条缝,屁孩,这是三年你吃嫂子剩饭的菜钱,不用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