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博览 >

扇肿她的屁股,开叉到屁股的旗袍跳舞_爱上漂亮女

2019-11-05 18:25

你以前一直摸人家的,人家长大了,你还想摸呀!


吴叔发了一个大白胸的图图,何远志瞅着这胸绝对是燕雪的大胸,这娘们跟个老男人在电脑上调情,还发大尺度的图图乱搞,这种污女人真是无耻至极,何远志真后悔刚才没有能扒掉这女人的裤子好好遛两圈。


“看什么看,小何,注意你的身份,坐一边去!”燕雪突然看到了何远志瞪大的眼睛。


“没看什么,燕乡长,等着收拾残局,你电脑频幕上的胸真白真大。”


“还说没看,不正经。”


“你?”何远志忍气吞声坐到了对面,燕雪还在跟吴叔调情,在何远志看来这会又是大尺度的举动了,等着燕雪吃了午饭,何远志才收拾桌面上的东西。


“燕乡长,收拾完了,我走了!”


“别急,小何,看看这是什么?”


何远志可没前两次笨,眼睛一直看着后面,生怕燕雪又来一猛踹。


“邮盘!”


何远志惊喜的发现秋红给自己的邮盘竟然拿在燕雪的手里,赶紧嘬了下嘴:“对不起,我太大意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落下了。”


“小何,工作期间你若再敢乱想女人,乱摸女人,乱睡女人,我立即给你好看。”


“我知道,燕乡长,以后再不敢了。”


这邮盘装在衣袋里,刚才强上燕雪的时候身体一磨蹭,邮盘就掉地上了,燕雪这是警告,何远志当然能听进去。


“明天早上召开党委会,决定两个投标建筑公司的资质问题,我希望招标未开始,长生建筑滚出这个局。”


“我会尽力的!”


“不是尽力,是尽全力。”燕雪走到何远志的跟前静静的看着何远志的脸蛋,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何远志与燕雪虽然肌肤之亲,但是如此近距离的对望却没有,燕雪的肌肤细嫩至极,寸寸销魂,单从胸口处的位置就上人心动不已,再瞅瞅女人V领处的爆起,何远志的心都快停止了。


“好的,那我走了!”


“记住,这事情干得好,我有重要的奖赏。”


何远志听着重要的奖赏几个字眼心里狂热了许多,自己这一次一定要搞一波大事情,把个丁长生搞出局,还让周乡长无地自容,以后这燕雪肯定会用身体来犒劳自己了。


何远志走出燕雪办公室的时候走得很慢,屁股后面的一举一动他都感受着,等着走出门口,何远志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内心倒是欣慰了一把。


下午的工作何远志是接手相关招投标资料的整理,表面上的三家投标公司其实质只有两家,另外一家是丁长生搞的陪标公司,何远志一边拿手机拍照一边制作两家公司的PPT幻灯片,这是向乡里的各位领导展示两家公司的实力。


在材料里,何远志注意到长生建筑最近几年的工程量在锐减,而永宁建筑虽说从去年注册,但是公司发展迅速。至于口碑方面,长生建筑与永宁建筑都是一些文字材料。


下午三点的时候,长生建筑的小七过来送东西,突然看见何远志端坐在党办的办公室里,立即就怒了。


“你,何远志,真是冤家路窄。”


“小七,你们……”


何远志该说的话没有说将出来,毕竟那是燕乡长的一段丑事。


“怎么回事,小七,啊?我给你介绍一下。”孙主任拉着小七到了何远志的跟前。


“孙主任,这什么东西呀,怎么坐你办公室里了。”


“说什么呢!嘴巴干净些,我们党办的干事员何远志。”


“干事员,什么时候的事情,娘的,老子不信。”


“两三天前的事情吧!”

小七是丁长生的下属,也是混混之流,他是怎么也想不通天龙小酒店的男服务生会突然间成了乡政府的干事员员,那天晚上找了一宿没找到,丁老大就怀疑是这小子把燕雪给弄走了,要不是急着寻永宁建筑的黑材料,他早上天龙小酒店把这一家子给端了。


“行啊,你小子,啊?是不是睡了燕乡长得的美差呀!”


何远志听着特别不顺,虽然作为公务人员不能打人,但是何远志有办法,立即掏出手机:“你小子有本事再说一遍!”


孙主任对于何远志的收服缺乏信心,正好可以借小七的手驯服一下,所以动作与语言只是和稀泥那种。


小七天不怕地不怕,反正混混当了半辈子。


“老子说十遍还是原话,你小子是不是睡了燕雪那臭娘们才得的美差呀!”


“行了,就冲这一句话我去派出所报警,你一个长生建筑的小混混竟敢骂燕山乡的乡长,你小子胆大太大了。”


“你小子录我的音,娘的,老子当着燕雪的面还这么骂!”


“好吧,那就等丁长生来解释吧!”何远志扭了头坐到了位子上,小七依旧站在那里乱叫着,然而孙主任急了,自己设计好了整个套路会被这小子搞坏的,提了巴掌就是两下。


“小七,你个混蛋,老子立即给丁总打电话,不识抬举!”


话说小七不属于体制内的人,他是谁也不怕的,平白无故被孙主任打了两巴掌这气怎么能出出来呢,但孙主任精明就精明到这里,嘴里提到了丁长生,手机立即拔通了丁长生的电话。


“丁总,我是孙文,你立即到党办来一下,小七不识抬举要打我们的办事员何远志。”


“娘的,小七什么东西,敢打办事员,老子立即过来收拾。”丁长生的声音很快很粗,听得出来这家伙就在附近,在何远志看来应该在周乡长的办公室里。


“你?”


没有不怕主的狗,小七一听丁长生的声音不再动弹,只是怒瞪着孙主任。


何远志倒是希望小七能跟孙主任大打出手,到时候自己反倒清净了,这录音虽娘的不重要,何远志也不敢送到派出所,但至少在目前能决定长生建筑的存亡,至少何远志觉得丁长生是这么认为的。


孙主任踱着步子,外面很快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推开门帘的是黑子,后面跟着肥肥胖胖的丁长生。


相对来说丁长生精明一些,从刚才孙主任的电话里听出了何远志这个名字,所以没有诧异:“孙主任,这位是何干事员吧!”


“丁总,这位就是何远志同志,跟着我在党办工作。”


“丁总,您好。”何远志从燕雪那里学到了装糊涂。


“怎么回事,小七,啊?是不是不想混了,吃了豹子胆了!”丁长生一来这怒势逼人,用食指指着小七的额头,小七立即由挺腰变成了弯腰,再到后来变成了唯唯诺诺,这天底下之事一物降一物倒是有理。


“老大,这小子肯定睡了燕雪那臭娘们才进乡政府的。”


小七是一根死理认到底的家伙,孙主任赶紧过来帮腔:“就是这句口出狂言,侮辱燕乡长,让小何录了音!”


丁长生是一个识得轻重的人,立即举了巴掌又是几下,这小七脸红脖子肿,眼泪都快滚出来了,旁边的黑子立即劝解:“你小子乱说什么,不想跟着丁老板混立即走人。”


“黑哥,丁老板,我错了!”小七讨起饶来。


“娘的,真是不像话了,我丁长生干了一辈子建筑行道,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乱咬乱说的狗,立即给小何同志赔礼道歉,立即给孙主任赔礼道歉。”


小七虽然臣服于丁长生,但是让给何远志赔礼道歉似乎难了些,但何远志握着手机,这录音可是铁证如山呀!


“还磨讥什么,丁老大的话你都不听了吗?”黑子推了一把小七。


小七很不情愿,但是又毫无任何办法的站到何远志的跟前。


“小何同志,是我错了,对不起呀!”


何远志见好就收,反正得给演一出好戏让丁长生看看,要不然,这些人的张狂之气不会消。


“丁总,看看,怎么搞成这样,长生建筑明天还要上党委会呢!”


“娘的,态度不够诚恳。”丁长生听出了何远志嘴里的意思,扑哧又是两巴掌打到了后脖颈处,小七没站稳差一点跪倒在地,倒是何远志一把搀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