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博览 >

阿嗯快点再深一点——欲女校花放荡大学女宿舍

2019-11-01 11:09

然而闽家曋就是不顺着她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出声道:

“沫沫,来,尝尝,你最爱的朗姆酒口味的冰淇淋。”

苏阳转身的身体僵住,沫沫?还同样姓周……闽总?

阿嗯快点再深一点——欲女校花放荡大学女宿舍的群交—夺妻——婚内撩欢

强婚17,他才是正牌男友

苏阳转身的身体僵住,沫沫?喜欢朗姆酒口味的冰淇淋还同样姓周……闽总?

忽然想起前不久莫名奇妙得罪的人叫“闽家熠”。苏阳猛地转身抬眼看去,只看到一片漆黑的头顶。

阿嗯快点再深一点——欲女校花放荡大学女宿舍的群交—夺妻——婚内撩欢

周沫咬着唇脸色通红,脸埋在桌子下面,抓着闽家曋衣服小声“嘘”着,让他别出声儿,可苏阳已经再次走回来了。

闽家曋状似不明,微微低头看着周沫,问:“沫沫,怎么了这是?”

周沫一张脸皱得跟苦瓜似地,苏阳径直走到两人身前,微微欠身,礼貌的出口:“打扰了闽总,请问这位周小姐……”

闽家曋不悦的抬眼,低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刚进来的经理一看这情况不得了,想着那苏阳怎么忽然跟老总杠上了?赶紧上前去打圆场:

“闽总,真是抱歉,这是我们新招进来的大堂经理,对我们的服务形式还不大清楚,有冒犯到闽总的地方还请闽总多多体谅。”

“新人能是借口?”闽家曋冷冷出口,不怒自威。

周沫在下面手一直拽着闽家曋的衣服,让他别那么严苛,苏阳也没怎么样啊?

阿嗯快点再深一点——欲女校花放荡大学女宿舍的群交—夺妻——婚内撩欢

几人正在僵持,忽然苏阳沉声喊了句:“沫沫,是你吗?”

周沫浑身一震,两年的恋人,实在也够熟悉了,就算她把整张脸埋在桌子底下只剩一片漆黑的头顶,他照样能认得出来。苏阳本来就是个心细如尘的男人,她的头发,她的穿着,她的一切,他比她更了解。

所以苏阳这声出来是带着愤怒的,因为他才是她的正牌男友!

闽家曋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不可否认这一幕正是他想看到的。眼前这小白脸除了一张勉强过得去的脸面外,还有什么?巨额债务,一个命在垂危的母亲,信用度为负值……

啧啧……他实在都不忍心出手,这样的对手在他面前,实在不堪一击,再怎么样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周沫知道藏不住了,她这时候再不出声,恐怕事儿就得大条,苏阳那声音已经生气了。缓缓抬头,快速的看了眼苏阳开口解释说:

“那个、苏阳……”

“你就是闽总的神秘女友?”苏阳咬牙切齿的问,咬肌明显凸显,眼睛死死盯着周沫。

“不是不是,你别误会,我跟你们闽总,没有任何关系,你相信我,真的,苏阳……”周沫手足无措的解释,拉开椅子起身走近苏阳,伸手去拉他:

“苏阳,你想别闹,我们出去说,我出去给你解释好吗?”

苏阳甩开她的手,怒声反问:

“没有关系?恐怕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今晚闽大总裁跟他的神秘女友约会,怎么?没关系?周沫,你看看,烛光晚餐,鲜花美酒,还有小提琴伴奏!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周沫,我一直以为是我亏欠了你,可你看看,你脚踩两条船,你算什么?”

“我没有脚踩两条船!苏阳你别血口喷人,我在你眼里,是那样的人吗?”周沫瞬间怒气上了脑门,气得脸色白一阵红一阵。

苏阳死死盯着周沫,眼珠子充血一般瞪着,脸色气怒得通红。死死抿着唇,狰狞着表情,眼眶紧跟着通红。

“周沫,没想到、你竟然背叛我!”苏阳狰狞着表情,愤怒的眼神仿佛要将她刺穿两个洞一般。

和周沫在一起,苏阳一直就有种不安全感,她实在太优秀,在学校是,出身社会还是。他一直都有种她马上要离开他的恐慌感,特别是这半年来。今天看到事实后,怎么不让他崩溃?

周沫气得大喘气,不想让这么多人看笑话,咽下心底的苦水硬拉着苏阳出去,苏阳再次甩开她,低吼:

“你还想瞒着我?既然这样,分手好了!”

周沫气得一口气儿差点没提上来,眼泪一个劲儿在眼眶里打转,红着眼望向他,怒道:

“苏阳,你能不能别再疑神疑鬼?别在把分手挂在嘴边?你以为我是不是真的非你不可,非要死皮赖脸求着你是不是?”

苏阳本来就是个一根筋到底的人,气来了就更加不通情理,“我让你受委屈了是不是?觉得我没本事所以另结新欢了?真好啊,你竟然认识到闽总了,周沫,我为你高兴呢。”

周沫气得脸色通红,伸手又去拉苏阳:“出去说,苏阳。”

苏阳不动,周沫气得底吼:“这么多人,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你还不嫌丢人吗?”

“呵呵,沫沫,你终于说出你心里话了,你嫌我给你丢人了。”苏阳红着眼睛,微微仰起下巴看她,怒气令他看起来叛逆又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