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博览 >

男朋友让把腿张的开点,岳双腿之间|太粗不行快退

2019-10-14 09:34

透着密密麻麻的玉米林,王昊看见了王曦,正被三个男人围在中间,眼看要去扒她的衣服。


而王曦眼泪只掉,只能捂住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


在这三个男人里,有一人竟是赵勇!


又是他!


本来王昊觉得给他一些苦头,让他不敢招惹自己也就算了,可如今居然再次对他的亲人下手!


赵勇一脸婬笑,说道:“王曦妹妹,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去怪你那个混蛋表哥。”


“勇哥,我们都等不及了!”赵勇其中一个手下说道。


“哼,有你小子爽的,我知道她还是个处,先让我来给她开开荤再说!”


赵勇咽了咽口水,大手向王曦胸口摸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银光,伴随着月光,直射而去,正中赵勇的手腕!


紧接着,一道如杀猪般的声音在玉米地里响起。


这次王昊没有留手,甚至专门射中了赵勇的手筋,让他的疼痛感瞬间席卷全身。


“你们真的找死!”


王昊如死神一般的目光,让赵勇和其余两人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其中一个胆子小的,甚至直接给吓尿了。


“小曦妹妹别怕,哥哥来了!”王昊语气温柔,目光满是柔光。


王曦美眸闪动,眼泪虽然滴落下来,但全是激动与幸福的泪水。


几个小碎步来到王昊身旁,躲在了他身后,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


赵勇此时满头大汗,疼痛让他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见到是王昊,也不顾许多了,狠道:“臭小子,你别以为在外面学了些本事,就可以为非作歹了!”


“是谁为非作歹,我想你心里有数吧。”


王昊安抚了一番王曦,继续说道:“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你们两个听着,我看你们也是同村的乡亲,劝你们早日从善,不要与他一同作恶,若不然,下场就和他一样。”


“是是是!”


“我们以后都听你的,昊哥!”


一句句恭维,王昊倒是没有觉得还有什么,反而是赵勇急了。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上啊,弄死他!”赵勇想不到自己的两个亲信,居然这么快就怂了。


王昊摇了摇头,伸手一指,说道:“你看看你的手吧,告诉你,明天亲自来我家赔礼道歉,若不然,你这手就别想要了。”


月光皎洁,夜色如梦如幻。


王昊温柔的背着王曦,一步步走出玉米地,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他有些心辕马意。


但是一想到刚才她经历的事情,又赶紧将这些想法全部压制下去。


如果自己表现出一丝丝图谋,那和赵勇有什么区别呢?


至于赵勇则是被他两个手下搀扶着,早就逃得不见踪影了。


说到底,赵勇只不过是一个乡村混混,经不起风浪。


并且他的手臂已是乌黑一片,没有了任何知觉,所以心里更是笃定,王昊的银针上有毒。


人,都是怕死的!


顺着小路一直往村里走,王曦的小脸慢慢红了起来。


虽说之前她受到了惊吓,但是如今平静下来,被王昊温柔的背在背上,两人贴合在一起,无比亲近,这让她心里小鹿乱撞,很是害羞。


“昊哥哥,这次你回来,当真不走了吗?”王曦凑在王昊耳朵边上,小声问道。


“不走了,家里需要我照顾。”王昊说的倒是心里话。


如今他更多的是想要补偿家里,至于其他,还没有去多想。


王曦沉默了很久,小手搂着王昊的脖子,支支吾吾说:“昊哥哥,这些年,你在外面有女朋友吗?”


“怎么,小曦想谈恋爱了?”王昊打趣道。


“才没有,我就是问问。”


“我每天都和药炉为伴,连人都见得少,哪有时间谈恋爱。”王昊如实达到。


说实话,王昊真是没谈过恋爱。


王曦似乎松了口气,晃了晃小脑袋,又说:“昊哥哥以后是不是要在村里面找媳妇啊?”


“那得看缘分。”王昊笑道。


王曦咬了咬嘴唇,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将心里的想法更加埋藏了一层。


约莫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来到村里,由于害怕有人说闲话,王曦也是主动提出要下来自己回家。


王昊没有坚持,只是在离开前,对王曦说:“明天赵勇肯定会去我家,你没事的话早点过来,也帮我缓解一下和晓佳之间的关系。”


王曦回了一句好,蹦蹦跳跳进了院子,王昊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家。


当他将袋子里的冬虫夏草拿出来的时候,刘秀英和王山差点叫出声来,王晓佳则是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


王昊将这些极品冬虫夏草清洗一番,除掉泥土杂志,最终放在称上一称,居然还不止十斤!


“爹,娘,妹妹,咱们的好日子快来了。”王昊笑道。


见二老连连点头称是,王昊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不过王晓佳却没有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


没过多久,赵大宝就带着赵勇找上门来。


刘秀英本来还有所畏惧,但有王昊在家里,她也有了底气,硬是没让赵家父子进院。


可能是由于赵勇的手愈加疼痛难受,两父子竟然就这样一直守在院子门口,整晚都没有离去。


第二天刚蒙蒙亮,赵大宝的声音便从院子外传来:“王昊,天亮了,做人不要不留后路!”


“中午十二点再来吧,到时我自会给你儿子医治,不过也要看你们的诚意。”王昊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赵家父子急得都快吐血了,但却没有任何办法,要是不听王昊的,生怕赵勇的手会废掉。


于是便硬着头皮,继续在院子外面等着,期间赵大宝一咬牙,跑回家拿出了一份协议,实在没办法的话...


中午时分,王昊这才懒散散起来,还没出房门,便听见两道嘻嘻哈哈的声音。


走到客堂一看,发现是王曦正和王晓佳在逗趣。


见王昊起来,王晓佳很快便将情绪收住了,王曦左看又看,站起身来,说道:“昊哥哥,你这个大懒虫,太阳晒屁股了才起来。”


“我还不昨晚太累了,小坏蛋。”王昊捏了捏王曦的鼻子,笑道。


这一幕,让王晓佳默默低下了脑袋。


王昊心里一惊,赶紧收回手,问道:“赵大宝和他儿子还在院子外面吧?”


“在呢,昊哥哥,你真厉害!”王曦说。


王昊微微一笑,正准备向外走,王曦又说道:“不止是赵家父子,还有一个人也来了,我让他也等着呢。”


“陈赖子?”王昊问。


“你怎么知道。”王曦小脸上满是疑问。


“我猜的。”


王昊想了想,搬出一张桌子放在院子里,提起语气,喊道:“陈赖子,你进来。”


很快陈赖子在两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走进院子,见到王昊那一刻,险些跪在了地上。


立马求饶道:“昊哥,昊大爷,我错了,我...”


那日,王昊让他第二天写来欠条,可是却一直不见人影,如今这般样子前来,想必是身子的瘫痪再次发作了。


王昊也不多说,漠然道:“欠条带来了吗?”


“带来了,自然是带来了,您老看看。”陈赖子颤抖的递出一张纸来。


王曦跑来一把拿走纸条,撅着小嘴,说道:“你才老呢,我昊哥哥分明才是青少华年!”


“是是是,请昊哥原谅我。”陈赖子是彻底趴了王昊。


陈赖子求饶这一幕,也被赵大宝两父子看在眼里,更是担忧起来。


或许是见王昊没有医治他的举动,陈赖子一咬牙,挣扎着凑到桌子旁,压着声音说:“昊哥,赵大宝他们也被宋家收买了,就是想弄你们家的地契,这事儿我算举报有功吧?”


“哼!”


王昊冷哼一声,让陈赖子浑身一震。


只不过,接下来王昊倒没有食言,亲自施展银针,给陈赖子解开了瘫痪之身。


“欠条上的数目,这个月以内给我送来。”王昊挥手道。


陈赖子赶紧回道:“肯定,肯定!”


说着,赶紧逃离了院子。


这番下来,王昊才把赵大宝两父子喊了进来。


对于他们两人,王昊没有表现出恨意,而是笑嘻嘻的问道:“村长,你说咱们两家的恩怨,该怎么了解呢?”


赵大宝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但最终却还是如泄气皮球,一泻千里,仿佛一瞬间老了好多岁。


“这是宋家给我的协议,事情原委我也可以全盘托出,村长职位明天我就去辞了,但...”


“你必须治好我儿子!”赵大宝声音沙哑的说道。


“爹,你怎么能辞掉村长的职位呢!”


赵大宝的一番话,让赵勇着急了,哀嚎着吼道:“劳资就不信他真敢弄死我!”


本来赵大宝在说完之后,王昊还起了一点恻隐之心,毕竟虎毒不食子,为了自己的混账儿子,能够做到这一步,也算是当爹的有良心。


但赵勇的态度,令王昊眸子一眯,站起身来,转身就往屋里走。


边走边说:“既然如此,你们可以走了。”


“王昊!”赵勇挣扎着要上来打王昊,道:“你小子有种,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只不过,赵勇根本没有碰到王昊的身体,就被赵大宝一踹倒了。


“你给个准话,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够放过我们。”赵大宝红着眼说。


王昊停下脚步,淡然道:“我不要你一分钱,至于宋家想对我们动手,也不需要你通风报信,这样吧...”


“把你家的地契交给我如何?”王昊道。


“你休想!”赵勇彻底没有理智了。


王昊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又对赵大宝说:“地契没了可以挣,儿子要是没了,我看你怕是有心无力了吧?”


赵大宝瘫坐到了地上,不曾想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宋家的几个钱算什么?


把房子地契都赔出去了!


可是不给他又能在呢么般呢?


“爹!”


“给我闭嘴!”赵大宝嘶声力竭的大声道。


紧接着,咬着牙说:“我给你!”


“我也并非要你们的房子,只是警告你们,还有,管好你的混账儿子,若不然就不只是地契了。”王昊说完后,径直转身走进屋内。


赵大宝好不容易爬起身来,跌跌撞撞的往家里跑,眼看自己儿子受疼,他实在害怕在这里丢了赵家唯一的种。


很快,赵大宝取来了地契。


王昊这才着手给赵勇治疗,只不过故意在治疗过程中,加大他的疼痛,让赵勇眼前一黑,彻底昏迷过去。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下午四点多,王昊一家人痛快的吃了顿饭,畅快的聊了许久。


正在这时,院子外又热闹起来。


其实昨天苏家的人到王昊家里来的事情,早就已经在村里传开,所以到了下午,见苏家的人进村了,都是向王昊家赶来,想来看看热闹。


不少人都是议论纷纷,要知道今天王昊可是承若要拿出十斤极品冬虫夏草!


王曦出去看了一眼,着急的对王昊说:“昊哥哥,外面来了好多人。”


“小曦不怕,随我一起去迎客。”王昊笑道。


见到王昊脸上自信满满的笑容,王曦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无比舒服,也觉得无比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