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快看 >

补课老师让我给她解裤子|妖艳丈母娘

2019-11-06 10:38

突然说出这样的话,顾瑶自己都惊讶,同时又有些说不上的紧张。

丈母娘的为人何伟很清楚,昨晚的事儿他又多少带着些有意的冲动,再加上差点儿被妻子发现,再面对时就略微有些尴尬,这才想着赶紧出去。

当看到顾瑶现在这个态度,还满目柔情,何伟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心里泛起了嘀咕,难道丈母娘并不排斥自己,反而

由于顾瑶半躺在床上,胸前的那一对儿肉球看上去格外饱满,隐隐还有几分下坠的趋势,何伟不禁有些想入非非。

当看到顾瑶投来的目光,何伟急忙低下了头,然而也就是这一低头,突然发现床单上有一片干涸后的斑块,差不多刚好在丈母娘下身的位置。

这个发现何伟心头不禁有些异样,心中寻思,该不是被自己搞出来的吧,真没想到丈母娘居然流这么多水儿。

当何伟看着那块湿痕发呆时,顾瑶就察觉到了女婿的目光,话还没来的及说上一句,倒先让女婿发现了这个。

不知道怎的,她心中竟有些忐忑,心想女婿该不会以为我很骚吧,下意识俏脸之上浮现出了一抹娇羞态。

特别是何伟一直看着那块儿斑痕,让她隐约能感觉到女婿在想些什么,心中更是不安。

“完了,完了,女婿肯定以为我就是那种*人吧。”

情急中,顾瑶忽然有了想要开口解释的冲动,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恰好余光扫到了何伟买回来的那些跌打药,脱口

道:“大伟,帮妈上下药吧。”

“啊?”

看到何伟发愣的表情,顾瑶才意识到自己被摔的部位除了腰,更多的是在臀部,顿时涨红了脸。

心说:“天哪,这不是在故意勾引自己女婿吗?”

可话都说出来,回过神的何伟又拿起了药瓶,顾瑶只好硬着头皮看着女婿。“那妈我先帮你脱裤子。”

听到女婿难为情的声音,顾瑶本想说自己来,可挺动了一下腰肢,就感觉到了阵阵疼痛,声音小的像蚊子般嗯了一声。这时候的何伟心里也激动很,似乎丈母娘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矜持,不由得产生了几分幻想。

很快何伟就掀开了被子,忐忑的伸手去解顾瑶腰间的扣子,不经意间居然碰到了顾瑶的大腿根处,使得顾瑶娇躯猛的一颤。

“妈妈没事。”

身体上的变化,两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可偏偏何伟的动作又不敢太快,弄的顾瑶竟隐隐产生了一丝欲望。

好不容易把裤子脱下,顾瑶隐约能够感觉到自己下边产生了微妙的变化,生怕被女婿察觉,急忙趴在了床上,将胸前的饱满压的扁平。

这时的何伟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丈母娘的**实在诱人,粉色像是蝴蝶状,滚翘的蜜臀几乎没有遮挡,透过去隐约能看到大腿根处。

只不过白皙的肌肤上,有好几处淤青,腰部倒不明显,主要还是蜜臀向里边延伸处,可能是先着地的缘故。

顾瑶虽然看不到女婿的表情,但想到女儿慌乱中给自己穿的那条布料少的可怜的*,不由得脸红到了耳根处。

看着丈母娘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间,一直延伸到蜜臀沟壑处的风光,何伟暗暗咽了口唾沫。

“嗯

顾瑶声音小的像蚊子一般,将脑袋深埋进了床单,虽然做好了准备,可当女婿涂满药液的手触碰到肌肤时,娇躯还是抖了一下,就连滚翘的蜜臀都跟着一颤。药液类似于红花油,涂抹在伤处要来回摩擦,开始顾瑶还有些不太适应,有些作痛,没一会儿伴随着女婿温柔来回磨蹭的动作,不但疼痛感消除了很多,反而隐隐感觉有些发热。

特别是当女婿的手从腰间向蜜臀出移动时,浑身竟产生了一种类似于生理反应的酥麻,不由得心神一荡。

也不知错觉,还是女婿涂抹的药液比较多,忽而感觉有凉凉的液体顺着蜜臀的沟壑处流淌了进去。

再加上女婿从未停下的动作,一种很不是很排斥,又很奇妙的感觉传遍的全身,呼吸变的略显急促。

这时候的顾瑶忽然想到了早上于天兴奋的在她全身挑弄的画面,心中还略有些生气,可女婿温柔的动作很快就让她消除了这种念头,娇羞的同时,内心竟有些兴奋。

“好像湿了,也不知女婿有没有看到。”

虽然是趴着,女婿很难发现,可顾瑶此时的情绪却很微妙,担心中,似乎又很希望女婿看到。

恍惚中,忽然感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在自己大腿根处略微划过。

女婿是以一个半跪的姿势帮她擦药,她很快就意识到是女婿产生了反应,擦药时不小心产生了触碰。

想到于天早上弄了她那么久,都没一点儿反应,而女婿这么快就有了感觉,不由得心头狂跳。

也不知道是不是顾瑶的臆测,自从感觉到第一次触碰,总觉得蜜臀跟大腿结合处,时而传来被触碰的酥麻。

顾瑶心里既紧张又窘迫,生怕再发生昨晚的事儿,差点儿被女儿发现,她可是被吓破了胆。

心里这么想,但身体却诚实的很,似乎每当摩擦过后,总期待着下次再感觉到那种触电般的娇酥。

这种身体的情绪,让顾瑶心里急坏了,可偏偏就是抗拒不了。

特别是到后来,随着女婿擦药的动作,蜜臀处竟有些抖动,虽说那种摩擦是忽隐忽现,但也让她感觉爽的不行。

直到女婿帮她擦完药,穿上裤子,神情还一阵恍惚,竟有些迷恋女婿对待她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