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快看 >

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

2019-10-28 09:51

口她丝袜脚的味道,我不禁用舌头舔了舔手指。而杨昆玲这时在慌乱之中碰倒了面前的杯子,一杯热茶全倒在了她的大腿上,只见她的俏脸飞过一抹羞涩的红云,连忙起身走进了洗手间。看来杨昆玲还是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骚扰了她敏感的脚心,从洗手间出来以后还一个劲的向我陪不是,然后再接着玩牌,我的注意力已经很不集中了,刚才那一脚在加上那么多茶水的作用,痒涨的感觉越来越强,我赶紧放下牌也进了洗手间。

进了厕所,拉炼一拉,我「唰」的撒了一大泡尿,一阵水声过后,感到一阵轻松,洗手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手表弄掉到放换洗脏衣物的篮子里,大概她们好多天才洗一次衣服吧,篮子里满满的。伸手去捡手表时,却忽的想到了什么,果然,我所期待的东西正胡乱放在衣服篮子里,我急忙伸手热切地捧起那双水晶丝袜,正是杨昆玲几分钟前还穿在脚上的,刚刚脱下来,丝袜的大腿处有一片水渍,捏上去还潮乎乎的,但其余部分还很干燥。迫不急待地凑到鼻子跟前一嗅,真爽,味道好极了我本来就预料脚趾纤细bainen的丝袜美女杨昆玲的美脚「气度不凡」,但没想到比我预计的还要好许多,只觉得一股股淡淡的高级香水味,再加上一点的腐朽味和一点的酸味。我把柔软的丝袜叠成几层,戴口罩一般,紧紧捂在鼻子上,轻轻用舌头尝了尝,然后深深地吸了几大口气,真是沁人心脾,只觉得神清气爽,神一振。仔细翻检一遍,发现里面还有许多罩和女用的三角裤,一共三套,白、黑、红各一套。白色那套算是普通,红色的那套很辣,罩的罩杯很低,应该是半罩的,neiku则是只有正面有所谓的蕾丝花纹,但是后面就全部是透明的了而黑色那一套就很奇怪,罩的罩杯是透明的,neiku全部是用细带子组合而成的,当初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现在才知道叫「丁字裤」反正四下无人,我拿起一条neiku,把它撑开仔细的欣赏一下,红色细纱半透明的,在裤裆那里竟然还有一小块浅浅的污渍,仔细的将紧贴着杨昆玲最yinsi部位的小玩意抓在手里,急急忙忙找到贴在小那一部分,除了有一些透明的体含有一条卷曲的毛。我忍不住掏出小弟弟,杨昆玲的neiku上的透明的体轻轻涂到头那一部分,将这柔软的小三角裤凑近鼻子,我贴近鼻子闻,一股淡淡的尿味之外,还有女人部的腥骚味耶闻着那上面糅合了杨昆玲成熟体的香味、和她si-chu独特的气味、我再深深地吸一口气真爽

我正要转身出去,刚刚平静下来的小弟弟又忽地翻身起来,急不可耐地,也要品尝杨昆玲的美味丝袜。我当然要照顾好小弟弟,整个用美女杨昆玲的丝袜包了起来,特别是头部,紧紧五俯投地的支持住那块曾经包裹过丝袜美女杨昆玲那玉雕般美的脚趾的地方,使小弟弟得以品尝到整只丝袜的华,在杨昆玲美丝的摩擦之下,小弟弟不一会就积聚了充足的能量,仿佛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随时都可能喷发。然而,不经意地一抬头让我在喷薄而出只前的那一剎那紧急剎车,我自己也惊叹我的意志力那么强大,竟然能在这时候硬是憋住了没出来。老天爷提供的那么好的机会,我竟然没及时发现,差一点儿就错过了。一只折叠式的衣服架子正挂在窗户沿底下,一只黑色透明水晶丝袜的袜头离我的头五俯投地的支持只有几寸远,我对这双黑色丝袜的印象再深不过了,上次当堂喷发时它们正被杨昆玲穿在脚上,不仅如此,那衣架上居然还挂着一副蕾丝罩,浅浅的很暧昧的粉红色,而且是只有完美的形才能穿出味道的没有肩带的那种,我伸手捏了一把左的罩杯,两层织物之间只有很薄的一层衬里一类的东西,并没有很厚的填充物,已经基本干透了,看来杨昆玲那对高耸感的房还真是货真价实。要不是天不好,想必杨昆玲不会把它们晾在这里。我小心翼翼的将它拿起来,幻想着我的手正在抚着杨昆玲的神秘禁区,我的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大巴,这下子,我的小弟弟找到了更好的目标,痛痛快快地发泄了一次,用白色的粘把两只曾经覆盖丝袜美女杨昆玲柔软酥的罩杯涂了个遍,当然,丝袜美女杨昆玲的黑丝袜也在劫难逃,吸尽了粘的后半部分,特别是脚趾头的部位。面对着重新变得湿润的罩和丝袜,我仿佛已经看见它们穿戴在杨昆玲的娇躯之上,仿佛看见它们刚刚吸收的养分正源

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我与杨昆玲玉足罗曼史

源不断地渗透出来,静悄悄地滋润着杨昆玲的美和yuzu。

临出来前在衣服堆里又仔细翻了翻,竟然找出了五六双色的黑色的灰色的长统或连裤水晶丝袜,我都毫不客气地折叠起来收到我的裤兜里,留着以后慢慢地品尝。又选了几条漂亮的真丝neiku,挺着鼓胀的老二,我出来厕所。重新回到牌桌上的时候,我看见杨昆玲赤了脚,一只小脚离开拖鞋,脚踝挂了一圈金炼子,五柔软的脚趾弯弯地勾起来,并成一条美丽的弧线,大拇指戳在地板上,微微泛红的脚掌心也弯皱着,随着她鼻子哼出来的歌声左右扭动着。她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脚背上细腻的肌肤,都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柔润异常的脚底;香蜜般的趾缝间五白玉般的秀趾,淡白色的半月隐隐约约,玉翠般的贝甲含羞带俏,轻轻竖起;圆柔的趾肚象五只蜷缩的小兔,似慌似喜;软白红润的脚掌如松棉的香枕,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黄,红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惜爱。两条yutui白晰、丰润。小腿光洁细腻,露出bainen整洁的笋脚我痴迷地盯着她的至美yuzu,再也没心思认真玩牌了自然老是输,杨昆玲自然搞不懂我为什么输了牌还那么高兴。她哪里会想得到,当她送我们出门的时候,不久前还服服贴贴包裹着她美脚的丝袜已经穿在了我的小弟弟身上,她更想不到的是在不久以后,她就要在不知不觉之中享受到我为她慷慨献上的「美脚霜」和「健膏」了。

从美女杨昆玲家出来,雨已经停了,夜空中吹着凉爽湿润的微风。我就撇开别人径自回家痛痛快快地享用杨昆玲的丝袜去了。一路上,我骑着车,眼前却满是脚趾纤细bainen的美女杨昆玲感美脚的影子,两个鼻孔中仿佛还萦绕着杨昆玲丝袜的芳泽。我溜进房间锁好门,按捺着兴奋激动的心情躲进被窝,出那双在一个半小时以前还紧紧包着杨昆玲感美脚的丝袜来,听见窗外不知何处飘来歌剧「图兰朵」中卡拉夫王子那首激越的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然而不知过高了多久,我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嘴里衔着杨昆玲一只丝袜的脚趾头部分做了个真正的美梦,直到闹钟响起刺耳的铃声,我懒洋洋地翻身起来,从口中吐出美女杨昆玲的丝袜,从被窝里掏出来裹在我上的另外一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伸手捶着腰背,真没想到杨昆玲这两只透明的轻轻薄薄的长统袜,就让我腰酸背痛了一回。

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我与杨昆玲玉足罗曼史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