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快看 >

老师你弄得人家好痛—在教室里悄悄上她,姐姐的

2019-10-07 09:30

老师你弄得人家好痛—在教室里悄悄上她,姐姐的pigu

随那清脆的嗓音,房门被大姊毫不客气的推开,美颜上那似有若无的微笑,就好似战胜的将军理所当然地、耀武扬威地踏入战败者的堡垒……

妈妈的魅力是无庸置疑的,绝大部分的男

见她的第一眼脑海中只会有「干她」的念头,而完全地遗传自母亲优良血统的大姊,除了美貌之外,浑身上下更散发着知

、自信与干练的气息,如一束孕育在刺寒中的冷艳蔷薇,令男人不禁然想彻底驾驭,从身到心、由里到外都一致征服。

老师你弄得人家好痛—在教室里悄悄上她,姐姐的pigu

此时,大姊身穿着宽松的V领短线衫和贴身的短套裤,松垮的领口旁露出半片薄削的香肩,圆嫩平滑,勾勒一道美丽的弧线;丰满的美臀,在一片薄薄的布料所包裹下显地更加诱人,如常的吸引住我的视线,无论是曲线、形状、质感,均是如此完美……这副方前还钩划在脑海中的俏美容颜忽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感到尴尬之余亦暗自热血沸腾,望着姊姊俏美的脸蛋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好像看到鬼似的?」心思细腻的大姊注意到我无意间所流露出不自然的神情,疑惑的问道,「难道我脸上有黏饭粒吗?」

内心一颤,紧回过神来的我问道:「姊,找我什么事?」

「喔,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闻言,姊姊柳眉一扬,反问道。

「没……没……对了,姊,你电脑能上网了吧?有问题吗?」

「嗯,可以上网了,多谢啦。」

漫不经心回答的同时,大姊顺手把门扇给带上,慢步的走向正趴坐在床上的我……这一连串的举动与她面上那若有若无的微笑——姊弟间奇异的气氛,没由然地令我感到嗅出一股危险的气味。

「呃……姊?」

没由然地,大姊轻笑地朝平躺在床上的我扑来,柔嫩的身躯直直的压在我身上,一双粉臂撑在我脸的左右两旁,大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美艳的容颜近在咫尺,微开的粉唇间隐约可见那若隐若现的小舌,少许的清淡体香随着空气的流动传入鼻中。

老师你弄得人家好痛—在教室里悄悄上她,姐姐的pigu

大姊全身的体重,正随那柔软无比的屁股就这么大辣辣地压在我的小腹上,一对丰硕的rǔ房垂在我xiōng前,rǔ尖那两颗青涩的挺起清晰可见,感受着大姊娇躯温热的触碰……这些些少许的视觉、嗅觉与触觉的感官刺激,居然便令我下体活生生地、无法自拔的勃起。

生理上的变化,自然没办法对正与我紧密接触的大姊有所隐瞒,但她似乎毫不在乎她臀后那根火热硬挺的触碰,缓缓地低下头,发丝拨寥在我耳边,敏感的耳垂几乎感受到那甜美的双唇。

「据<刑事罪行条例>第六部第四十七条及第四十八条规定,法定的特定血亲关系间,乱伦者一经定罪可处七年监禁,近亲通奸是不可以的喔……小弟,知道吗?」带着轻柔的语气,大姊语出惊人地在我耳旁细声说道。

(干!)

「姊,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耶……」下体几乎是一瞬间萎掉,我颤抖地回答着。

(大姊都知道了,怎么可能!?)

「你跟妈妈的事……我都知道了喔!」似乎看穿了我的内心,姊姊用手指轻弹了下我的额头,接着翻了翻白眼,装出一副「真受不了你了」的可爱状,摇头笑道,「拜托,别把你老姊当成瞎子或聋子好吗?你和妈妈动不动就搞得天昏地暗,我不想知道都不行。」

「嘿嘿……」我装傻地随着大姊笑了起来,脑袋却在同时飞速思考着……

(姊姊回来的这段期间,我和妈妈一直都很小心,以我偷溜进妈妈房间的时段与房间超赞的隔音,根本不可能随随便便被大姊发现。和妈妈平时亲昵的程度应该没有过界,大姊再也敏感也不可能发现呀!除非……大姊刻意在留意我和妈妈?刚刚她的话里有水份……大姊一定在说谎!)

经过一番快速思考,得到了结论后,我愕然在内心自问道……

(大姊……为什么要当面向我提起?虽然大姊一直以来都以欺压我为乐,但自从爸爸去世后,我们家三人相依为命,感情深厚的不得了。更何况目前我还未满十八岁,不算成年,我和妈妈两情相悦,再怎么判罪最后也只会判到妈妈的头上。以她的个

,发现我跟妈妈的事,就算感到再恶心、再厌恶,多半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有,大姊这几天似乎有点不太对劲……还有……那……照片……对了!照片!!)

「不用再想了……」望着我脸上yīn情不定的神情,大姊笑了笑,柔声的说道,她捧起我的脸,在我回过神来前,她已蜻蜓点水地轻轻的在我唇上一吻。望着我茫然、不敢置信的表情,她嫣然笑道,「你看了那张照片了吧?」

第六章

东窗事发,当我那最令人忌讳、不容于道德的秘密被人发现点破,照道理来说--这时我不是该大惊失色、跪地求饶,再不就是立马想尽办法杀人灭口、来个死无对证,可…不知怎么的,感受着唇上淌留那丝丝蕴香,大姊轻柔的一吻所带来的错愕却掩盖过种种一切。

「你看了那张照片了吧?」

对于大姊的问题,保持了足足十分钟沉默的我,忽然在她讶异的目光下挣扎起身,迅速地扭起我的屁股……

「干嘛?羊癫疯发作?」

「我在想…我身上有没有所谓的王八之气…」摸了摸鼻头,我正经地对她说道:「姊…经我这虎躯一震,现在你不正应该哭着跪着求我收你为奴吗?」

「……」大姊无语地盯着我瞧,露出一副见到神经病汉裸奔的神情。

唉,看来这篇故事的YY味还是不够重啊……(痛殴~)

「是,照片我是看到了…」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无奈的望着大姊:「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大姊扬了扬柳眉,说:「只是想问问你的意见……那照片拍的OK吗?」

「你自己拍的?」想起照片里大姊蒙眼自捆的高难度动作,一时被勾起好奇心的我,问:「没事干嘛拍那种照片?」

「无聊吧…」大姊无所谓地答道。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