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儿童 >

撞开她的小宫口/被同学带到他家给那个了

2019-11-04 09:31

像是发现了新玩具一样兴奋,手上力度又是加大,愈发快乐的摆弄着那柔软。


我也能明显的听到,赵雅的喘息,在变得渐渐粗重,娇嫩皮肤,在我手掌间,微微颤抖。


后来那几天,每当洗澡的时候,我不再只是停留于赵雅那胸前柔软,而是充满好奇,开始探索那丰腴的长腿。


而赵雅也会投桃报李似的握住我的那里,轻轻套动,不过当时的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一个星期后,母亲回国,赵雅离开了我的家,我虽说有点不舍,但当时我才十岁,大人们,根本不会在乎我的情绪。


眨眼间,八年过去,母亲事业蒸蒸日上,又要出国了,再次拜托赵雅照顾我几天。


这一年,我18岁,雅姐26岁。

傍晚六点半。


家中的大门被打开,赵雅拖着疲惫身躯走了进来。


我将目光挪向大门方向,赵雅此时正弯着腰脱下高跟鞋,在鞋柜中翻找着她的拖鞋。


她背对着我,整个如蜜桃般水嫩丰满的臀,在我眼前摇晃着,正对着我的小腹,在短裙的包裹下,我隐隐能看到里面的黑色衣物,有种探索一番的冲动。


我将目光向下,包裹着黑丝的修长美腿性感光滑,到那俏皮可爱的青葱玉趾,小巧玲珑,像是一件艺术品。


不知不觉的,我有了些许反应。


现在的我,已经是血气方刚的十八岁少年。


而就在这时,赵雅终于转过身来。


“小川,今晚想吃点什么?”


赵雅随意的拨弄着头发,坐在了我身旁的沙发上,也不看我,反而稍稍撩开了她的短裙,细细的褪去丝袜。


伴随着她玉手向下挪动,整条洁白如玉的细腻大腿,就这样赤裸裸的出现在我的眼前,两条腿修长、笔直,让人有种把它放在肩膀上的冲动。


赵雅目光淡定,在她眼中,我还是一个生活不便的盲人,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两个月前,我已经做了复明手术。


“随便吃点吧。”


我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目光一直在她美腿上停留。


“好,姐姐给你做最拿手的红烧肉!”赵雅笑吟吟道,脱下丝袜后,便光着小脚去厨房做饭了。


我盯着赵雅的那两条修长美腿,呆呆看着。


“小川,过来帮我系一下围裙!”厨房里,赵雅喊道。


“好!”


我到了厨房,接过赵雅递来过来的围裙。


这种小事情,就算我还是盲人的时候都能做,更别说现在我已经复明了。


我走到赵雅背后,她的翘臀丰满挺拔,两条美腿光溜溜的。


此时赵雅正弯着腰切菜,屁股一下子撞到了我的小腹上。


“好软……”


我咽了口口水,赵雅也是微微一呆,我能看见,她的脸颊上,有淡淡红晕浮现。


对于自己的资本,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平时都是鼓囊囊的一坨,缩在裤子里。


翘臀的一下碰撞,显然赵雅也感觉到了我的资本。


赵雅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快点系好,我好做饭。”


“好!”


我帮赵雅系好围裙,恋恋不舍的出了厨房。


不一会,红烧肉的香味弥漫,赵雅端着菜放到桌上,我坐在她对面。


一对挺拔饱满,被她搭在餐桌上,很是诱人,让我目光,忍不住看上去。


“吃饭呀,小川!”见到我还不动筷子,赵雅催促道,她以为我看不见,不知道菜已经上桌了。


“好的,雅姐!”


我装作盲人的样子,伸手去摸筷子。


啪嗒!


筷子不小心,落在地上。


“不好意思,雅姐!”我满脸歉意,连忙弯腰去捡筷子。


捡筷子的时候,我目光从桌底,忍不住看向赵雅那边。


她的丝袜已经脱下,两条玉腿微微分开,中间的黑色衣物,看的我一阵口干舌燥。


担心赵雅有所怀疑,瞄了一眼之后,就立刻把筷子捡了,继续吃饭。


意外

对于我一个盲人,如此精准的捡起地上筷子,赵雅好似有所意外的看了我一眼,跟着不再多想,继续吃饭了。


吃完饭,赵雅收拾碗筷之后,走过来道。


“小川,我先去洗个澡,等我洗完你来帮我按按摩,让姐姐看看你的手艺有没有长进。”


赵雅笑吟吟道,跟着起身进了洗手间,洁白小脚,落在地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我摇了摇头,还是盲人的时候,为了谋生,我学了盲人按摩,没想到被赵雅惦记上了。


不过一想到待会可以帮赵雅按摩,我就感觉小腹一热,现在赵雅的身体,远比八年前,更加成熟的多,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女人味。像是一颗成熟的果实,让人有种一口吃掉的想法。


“啊!”


就在我在客厅胡思乱想的时候,卫生间里,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我浑身一震,连忙起身来到卫生间门口,担心问道:


“雅姐?怎么了?”


停顿片刻,卫生间里响起了赵雅带着疼痛的的求助声。


“小……小川,进来帮帮我。”


我不敢迟疑,赵雅是除了母亲之外,我最亲近的女人。她身上出现任何意外,都足以让我心疼良久。


推开卫生间的门,我正准备进去帮忙,可是眼前的光景却让我顿住了脚步,呼吸急促。


只见赵雅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精致脸蛋上脸上,带着委屈神色,大眼睛中好似有泪花出现,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关注的重点。


此时的赵雅浑身赤裸,双腿分开瘫坐在地上,赤裸无余。再往上看,那饱满挺翘的柔软,正随着主人的身体一颤一颤,每一次颤动都引起一阵波纹。


“好大!”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相比八年前,赵雅的胸脯大了一圈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