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两岸 >

女奥特曼h故事图片|隔壁突然传过来一阵娇喘

2019-10-02 09:44

内心早就是万般滋味,说不受影响是鬼话。


“那悍妇抓奸时候,发现了一件情趣玩具,这玩意我就不细说了。”


情趣玩具……


我猛地想到那日帮猥琐男洗头,抽屉里露出的粉色椭圆小物……


难道莎莎真的被着我做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话我就说到这,我相信你心中自有定夺。”说罢,柳斌投以一个深意的眼神。


结束莎莎的话题后,我和柳斌继续喝酒,不过他再说的话,我已经一句都听不下去了。


夜晚回到住处,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全是柳斌的话。


我拿出手机,手指停在屏幕上,犹豫要不要问问莎莎,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


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像我的心脏“砰砰”地跳,等待的过程让人紧张不已。


“刘洋?你怎么会打电话过来。”接通电话的莎莎,明显有些不可置信,我会在此时打电话给她。


“想你了。”我没有直接开门见山。


“嗯,我也想你了。”莎莎的语气淡淡地,听不出是何感情,总之是淡如水。


我的心情一下失落到谷底,听到莎莎那边有其他动静,我赶紧问道:“你在什么地方啊?”


“啊,和一个老朋友出来吃顿饭。”莎莎明显愣了一下,回答有些慌张。


“什么老朋友?”不知为何,我的心里会想着打破砂锅问到底。


“就是一个不认识的老朋友,没什么好介绍的。”莎莎淡淡地说道。


她既如此说,我也不便再继续追问下去,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莎莎那边的环境,好像想起了一些DJ音乐,我刚想再次询问,却被她先起一步堵上。


“行了,倒是没什么事就先这样吧,你早点休息。”


听此话,我赶紧出声:“不急,我还有一点事想要问你。”


“那你快说。”电话另外一头的莎莎突然变得有些不耐烦。


“听说今天小雪出事了?”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莎莎的语气听起来相当震惊。


“今晚我跟柳斌一同喝酒,他顺口就这么说了出来。”我对莎莎毫无隐瞒,大方的说出了实情。


“没错,她是出了一点小问题,不过是被人诬陷的。”莎莎话锋一转,说出来让我意料之外的话。


“什么?”


“她和那位客户分明只有交易关系,却被别人硬生生诬陷为情人关系。”莎莎的话让我有些蒙圈了,这和刘斌说的话完全不一样。


难道其中有其它隐情?


“柳斌说对方有证据,再说别人也没理由诬陷啊!”我反驳了一句,不是因为我信任柳斌多过莎莎,而是我想彻底把事情弄清楚。


“那个女人不过是想要分财产才设计陷害小雪。”有条不紊的说道,这话说得丝毫没有漏洞,让我一时语塞。


“那搜出来的情趣玩具?”我不甘心又多问了一句,谁知下一秒莎莎便如同吃下火药包炸了起来。


“刘洋,你这话什么意思,你难道是在说我被地里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莎莎声音悲烈,让我有种对不起她的惭愧错觉。


“我没有这么说。”我赶紧解释,深怕莎莎误会。


“可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我已经和你发生了关系,心身都给了你,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怀疑我!”莎莎声音尖锐,险些划破我的耳膜。


“你误会了,我只是担心你。”我有些无奈。


“担心?那你为什么一上来不先关心我的伤势,而是质问我呢?”莎莎叹了一口气,让我觉得更加愧疚。


“我……”我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尤其是在莎莎面前。


“你什么你!”莎莎吼了一句,伴随着吵杂的DJ音乐,让我听得模模糊糊。


朦胧之间,我似乎还听到了其他男人的声音,热情地叫着“莎莎”,脑袋里瞬间响起警钟!


“你在什么地方?怎么会有男的声音!”我变得激动起来,语气也有些急促。


“我和朋友在哪跟你没关系!”莎莎赌气的留下这句话后,便挂掉了电话。


而我的内心,因为这通电话变得更加不安,再给莎莎打的几通电话都是无人接通的结果。


实在睡不着的我,穿上了衣物,朝心里的那个答案——酒吧赶去。


看着酒吧里音乐震耳欲聋,五彩的灯光将人眼睛照得眼花缭乱,让我隐隐觉得不悦。


说实在话,这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走进酒吧,看着舞池里扭摆的众人,如同嗑药一般,实在让我提不起任何兴致。


当下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环顾四周,努力地想要找寻莎莎的身影。


蓦地,我的身前出现了一位穿着红色鱼尾裙,身姿妖娆撩人,一头大波浪卷发如同黑藻一般。


“莎莎?”背影实在过于熟悉,我奋力穿过人群,想要将她带出这个地方。


我先拉住她的手腕,女人回眸一看,容颜惊艳了时光,精致的五官让人不忍感叹!


“你是?”只见她秀眉拧成一团,狐疑地看了我一眼。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赶紧松开手道歉道。


这时,伴随着嘈杂的声音,一道女人的笑声传入我的耳畔,我艰难地循声望去,看到的沙发上穿着穿着金色短裙的女人。


“什么狗屁认错人,想搭讪就直说,男人最爱说鬼话。”女人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说话是相当直爽。


我没有多理会短发女人,一心只想找寻莎莎的身影,不料反而激怒了短发女人,一直揪着我不放。


“哎,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人?有没有礼貌?”不知何时,短发女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拦站在我的面前。


她的个子高挑,身材性感诱人,五官也精致优雅,不过现在可不是什么看妹子的好时机。


再者说,我心中已经有了莎莎,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了。


但她一直不饶人,我无奈只好开口:“应该是你没有礼貌吧?从头到尾我反驳过你的一句话吗?”


说罢,我不作过多停留,直接穿过短发女人。


她哼了一声,猛地抓住我的手腕,素手纤纤路过我的胸口,身上柔软更是若有若无地摩擦我的下*体。


卧槽,什么鬼!


“在我面前男人都一个鬼样子,你就别再装了。”说罢,短发女人的小手竟然轻轻拍了一下我的下*体。


我的呼吸顿时一紧,惊讶到说不出话,现在的人都这么奔放吗?


“你你你……想干嘛?”我双手护裆,有些惊恐的看着短发女人。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双眼闪过一丝狡猾,嘴角更是扬着一抹得逞的笑容。


“我想干嘛,你不知道吗?”笑完之后,女人舔了舔唇瓣,媚眼如丝,俏脸写满了欲望。


这时要……天上掉下了馅饼?


下腹的欲望愈加强烈,我暗暗吞了一口唾沫,闭着眼睛将她的手推开,我不能背叛莎莎。


“我希望姑娘还是要自重一些。”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她双手抱肩,再一次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不想……”拒绝的话堵在喉咙没说出口,短发女人竟然用吻堵住了我的嘴巴。


她吻技极佳,小舌轻轻撩拨着我的口腔,灵活而又俏皮,而她的身姿更是妙人,随着音乐节奏扭摆着身体,一点点地摩擦我的身体。


下*体无比胀痛,抵着她的小腹才得以微微解脱,细节被她察觉,她笑容更深,不自觉的加深这个吻,使我一点点沉沦。


突然在这时,我的眼睛不小心撞进了一抹熟悉倩影,比刚刚红色鱼尾裙女人的身影更为相似。


莎莎?


最要命的一点是倩影身旁还有一个肥硕男人,两人动作亲密,像极了一对恩爱的情侣,刺痛了我的眼睛。


顾不上这么多,我大力推开短发女人,想要上前一看究竟,谁知这女人就如同牛皮糖一般粘人。


“撒手。”我面色低沉而又严肃,实质上心情相当复杂着急,那恩爱的两人出了酒吧。


“不撒。”短发女人熊抱住我,像极了活泼耍赖的小孩子。


“我……”我抬手想要一巴掌过去,可无奈对方是个女人,还是长得如此此标致的女人,实在是无法下手。


“你赶紧松手,坏了我的事情你负不了责。”我冷声警告,动手将她推开,然后飞快的跑掉,这才甩掉了这块牛皮糖。


出了酒吧,哪里还有身影?


我有些懊恼,重重地踹飞旁的小石子,内心万般滋味,刚刚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莎莎?


深陷纠结之中,耳畔微微传入一点声音,像是女人做那事儿的声音,我四处望望,这大街上只会有如此声音?


找了许久,终于在加持续震动的车上,找到了答案。


车*震!


不知为何,我神差鬼使的走向了那架车,远远的看到了车座位,有两个身影在运动。


女人的身子娇小纤长,而男人的身子却肥胖短粗,如果我没有记住错,刚才看见的两人就是这样的比例。


我看清楚了男人的面孔,但因为女人的小脸藏在男人怀中,所以无法看清,我只能走近车子。


在离车是两三步远的地方,我瞳孔一缩,发现车上竟然还有人!那人是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在车子的前座位,以至于刚刚被我忽略掉了。


他的手上好像拿着一个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我看了许久才发现,那是一个可以录像的相机。


自拍直播现场?


我心底的那些不安瞬间被放大,一步一步靠近车子,我的脸已经贴着车窗了……


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就能看清楚女人的真面目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前座位的男人发现了我的存在!


接着前座位男子下车,而另外两人没被打扰继续干活。


“看什么看!”男子口气不善,还推了我一把。


因为我的一注意力全在车上后座位两人身上,便触不及防被前座位男子推倒在地。


“……”我没说话,任由地面尖锐的小石子,刮破我的掌心肉,全然不知疼痛,双眼只死死地盯着车内的动静。


此刻,女人的小脸从男人怀中出来,但却只能看到一个侧脸,和莎莎非常相似。


“莎莎!”


见到这一幕,我的心猛地暂停跳动,周遭环境瞬间成了灰色,接着我像是疯了一样,扑向车身。


卧槽!


没等我触及到车身,上了车的前座位男人,已经发动汽车,驶向了远方,离开了这个地方,丝毫痕迹未留。


我赶紧追着汽车跑,自知无望依旧不愿放弃,结果当然不如我意,人怎么可能追得上汽车呢?


停在马路中央,幸亏路上车子不多,不然我一定会造成堵车甚至交通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