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两岸 >

我睡了老陈的妻子杨姐%噗呲一下 根深没入

2019-10-21 12:04

令他当即就突破了风仪一星巅峰,达到了风仪二星中期的水平,这还不是最爽的,苏唯清楚的感觉到,从那只母的巨足兽身上,苏唯至少得到了不少于五万的流气值,令他一下子又冲上了风仪二星的巅峰。这突破速度,不可谓不快啊!


公的巨足兽挪动他巨大的手臂,得知他儿子的精魄已经毁灭,他的愤怒已经难以言表。他的手臂覆盖上一层金刚外层,入雷震子敲响惊雷一般,他以电闪雷鸣般的速度猛地向苏唯披来,试图将苏唯直接碾碎成肉沫。


但是,另一只更大的金刚手却挡住了这个攻势,两只手在交锋中火花乱贱,甚至令天地失色。


紧接着,是一场苏唯根本无法理解的战斗,他根本不知道这两个魔兽是什么级别的,但绝对不弱,倘若真掌握了他嫡子的魔兽精魄,恐怕一脚就能把整个长清县踏碎。


苏唯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宛若远古神兵一般的怪兽殴打了进四个小时,最后,那只公的败下阵来,身体一阵抽搐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而那只母的也已经奄奄一息,苏唯的驭女流气已经再她体内消散殆尽,她猛地醒悟过来,却发现自己杀了老公,悲愤之下,气绝而亡。


这个便宜最大的接受者,就是苏唯!


他吞了口唾沫,拿出阴阳府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两只怪物的头颅切开一点点,知道清晨,苏唯不眠不休的忙活了十几个小时后,两颗晶莹剔透,能量极其雄浑的魔兽精魄在被苏唯握在手中。


只要吃下它,就能获得神识力,但是……绝不是现在,这两颗魔兽精魄所蕴含的流气量实在是太大了,倘若要吃下他,必须搭配一些压制流气的药材。但是,放眼整个长清县,一个炼药师都没有,着可怎么办才好啊?


正当此刻,苏唯却听到了一阵呼喊,仔细看去,是之前跟随李清寒的那四个人,还真亏他们都追到这里。


“我们家小姐呢?!”四人中唯一的少女走了出来,凶巴巴的问道,言语中还带着一丝高傲和威胁。


“那里呢。”苏唯困的很,加上体内藏着两颗极其珍贵的魔兽精魄,尽量不惹事生非,谦卑的为他们绕道。


李清寒微微睁眼,神智还没清醒过来,就听见那个侍女拼命的喊,“小姐,不好了,我们快走吧,那个王叶不知道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最近频频升级,据说已经到了风仪三星巅峰的层次,所有遇到他的人都要被他刮一层油水下来,据说马面条学长为了保护北方的修炼者已经被打成残废,这个人我们惹不起,还是赶紧躲起来吧!”


苏唯犯困的神经立马绷紧,王叶?突然升级到了风仪三星巅峰的水平?这速度也太快了吧!除了传输功力以外,苏唯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


可谁又脑子有病,非要把自己苦苦修炼得流气免费传输给他呢?!


“喂,那边的美女,快过来给老子摸摸!”


说曹操曹操就到,苏唯正想着王叶呢,王叶便手握着三叉戟,在浩浩荡荡的人群中走了过来,在他的左边,是苏唯曾经的女朋友,张依依,而在他的右边,则是另一个极其年轻的女人。


他们一行人被包围起来,苏唯几人面面相觑,李清寒害怕的退后两步,那个小丫鬟倒是最忠诚,她浑身颤抖,却挡在了李清寒身前,音高意定,“小奴舒魅,不知道何事惹到了王叶公子,还请公子网开一面,妾身早有闻王叶公几子风流倜傥,小奴自知姿色不比小姐,但却愿意终生为王叶公子做牛做马,希望王叶公子能放过我家小姐。”


可是,她话没说话,就被一个尖嘴猴腮的人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王公子何等人也,他的名字岂是你这个贱婢能够说的?!”


周围笑声轰然,与李清寒同行另外的三个人一个屁都不敢放,苏唯掩面躲在后面,他想看看王叶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李清寒看向了苏唯,却发现苏唯一反常态,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不知为何,一阵失望的情愫涌上心头,令她莫名的心口一痛。


“放肆舒魅,岂敢勾引来寻见我的王叶公子!”李清寒一咬红唇,双眼闪烁过一丝坚定的神色,她高雅的走上前,不着痕迹的伸出手,试图将舒魅拉到她的身后,但是,她的手却被那个尖嘴猴腮的猥琐男狠狠截住了,他发出老鼠一般“吱吱吱”的尖锐笑声,舔着舌头道:“今晚,你归大哥,你的小妾则归我们兄弟,你们一个也别想跑,除非……”他将锋利的砍刀摆在苏唯的脖子前,得意的道:“除非你想让你的朋友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小丫鬟失去了最后一次回来的机会,她浑身颤抖,眼泪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一句话不敢说,生怕得罪了王叶与其他人,她的脸上好痛啊,火辣辣的,如果老爷还活着就好了,他一定会出来保护我们的,宛若一个盖世英雄。


李清寒看向苏唯的眼神变得复杂,她似乎想起了昨晚的缠绵,一阵害羞,但是,苏唯的毫无作为却令她极其愤怒,这显然是向王叶求饶的懦夫表现,虽然王叶已经抵达到了风仪三星巅峰的层次,你苏唯也不能像懦夫一样为了保全自己而不顾朋友的死活。


李清寒浑身发抖,又气又怕,王叶看向她的眼神中充满了下流与淫奢,她可还是处子之身啊,本想永远保留着,在某个歌舞升平的夜晚与心爱之人共享,可如今竟落入王叶手中,成为了他的小妾……


“来吧,跟了我,保证你在长清县吃香的喝辣的。”王叶舔了舔唇,对冷峻动人的李清寒挥了挥手,“不要老冷冰冰着脸,你应该感到庆幸,笑一笑,不然,今晚我可能会对你很粗暴哦!”


李清寒浑身一抖,天知道她抬起脚用了多大的力气,她战战巍巍的向王叶走去,向那个无底洞走去,每走一步,她就绝望一分,那漂亮的眼睛和动人的眼波均黯淡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