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金融资讯网 > 两岸 >

张学良讲述曾饱受骚扰之苦:请可怜可怜我,晚

2019-09-04 10:24


张学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4日),陆军一级上将,曾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周恩来对其评价是:“民族英雄、千古功臣”。(资料图)


我从来不追女人的,很少,没有。可以说一两个女人我追过,其他的我没追过。都是女人追我。


——张学良


1.贤妻良母于凤至


那个辽源州的商务会长啊,后来就是我的岳父,他跟我父亲非常地好,他看中了我父亲。人们常说慧眼识真金,他说我父亲这人可不是个平常人,他将来一定会有作为,就给我订亲家。我太太比我大三岁,就订亲了。我们那时候都要订亲,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什么样的,所以,我跟我太太就是不太和气的。


我的孙子、孙女好多呢,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是我太太把我放纵的。


我跟你说什么道理,我跟我太太啊,我不喜欢我的太太,我们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跟我太太说,你嫁错了人,你是贤妻良母呀,可是张学良不要这个贤妻良母。我是上战场的人,那打起仗来,真不知道谁能回来谁回不来。我跟你说,她对我很好啊,怎么好?我给你说个中道理,你们大家大概都不知道,我太太生我的这个第四个孩子的时候,就得了很重的病,差不多是不治之病。


那时,她的母亲还在,那我父亲很喜欢我这个太太,我父亲跟她的父亲也很好,所以我们做了亲。她比我大三岁,那会她病得已经差不多了,中外医生都束手了,都说她一定要死了,那么,她给我扔下四个小孩子呀。于是,我岳母和我母亲她们就商量,我太太有一个侄女,就要我娶她这个侄女,以便给她照料她的孩子。


这我就反对,我跟她们说,她现在病这么重,真要我娶她的侄女,那我不就是这边结婚,那边催她死吗?那叫她心里多难过?我说,这样,我答应你们,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一定娶她侄女,你当面告诉她,她自己要愿意,愿意她侄女将来给她带孩子,管着孩子。这样呢,大家放心了。


她后来病就好了,没死。那么她就为这件事情很感动,所以对我也就很放纵,就不管我了,拈花惹草的。她也知道我和她不大合适。


(后来)她随我到南京,又到了上海,我的太太拜这个宋老太太为干娘,那时候都兴认干亲,我太太是宋老太太的干女儿。


(于凤至曾拜宋美龄的母亲为干娘,宋母认她为四女儿。)


有人开玩笑说,张学良跟赵四小姐恩爱。其实,如果不是把张学良关起来了,他可能早就去找别的女朋友了。


我跟你说,我这个生活呀,就到了三十六岁,假如没有西安事变,我不知道我还会有什么经验呢。



晚年张学良和赵四小姐(资料图)


所以,我现在的太太,有一天,她跟我说句话,她说如果不是西安事变,咱俩也早完了,我早不跟你在一块了,你这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受不了。


我跟你说,她是这样子,当年我到溪口(1937年1月)的时候呀,蒋夫人不让她跟着我,觉得她像个姨太太一样,蒋先生也是不方便的。可是到了北投(张学良在台北的寓所),到了这个地方以后,蒋夫人非常喜欢她。我跟她结婚,差不多是蒋夫人的力量。我们结婚的时候,蒋公没去,蒋夫人去了,可以说我们能结婚,有蒋夫人一半的力量。蒋夫人非常喜欢她,当年不喜欢她,后来非常喜欢。


我过去做事情,我这个人我自己向来是有分寸的,我也知道我自己,我自己给我下个考语:平生无缺憾,唯一好女人。


我这个也是(有)种种原因。


我的第一个原因,我父亲也等于放纵我,也不是放纵。


我父亲他最喜欢晚上吃完晚饭以后没事,他一个人坐在那儿喝酒,我那时候是专门找这个时候陪他喝两盅。他喝酒啊,吃点肉,就跟他喝两盅,他喝得多一点,也不是喝醉,喝得有意思了,这事儿就好办了。要钱也好,跟他商量事儿,就好办了。他有时候在我这个母亲这儿,有时候在我那个母亲那儿。


有一天,(父亲)在我第五个母亲那儿喝酒,喝着喝着他说,妈的,你这小子啊,你当我不知道你呢,你净出去跟女人在外头混,混女人。我告诉你,玩女人可以,你可别让女人把你玩了。我的五母亲说,得了吧,你儿子够坏的了,你还教呢!


潘邓,你懂不懂?潘安漂亮,邓通有钱,这骂人呐,都说女人。“潘驴邓小闲”,这你懂吗?那个闲哇,就是侍候女人,你得有闲功夫。我说我呀,这哪样都有了,可是我没有闲。但是我有一样,权势。我年轻,我就有权势啊,人还不是都喜欢权势,可是我可以告慰我自个儿,我这个人从来不加女人以权势的。我跟女人是这样,你要不理我呀,我也就不朝前。


我跟你说一个人,现在这个人死掉了,她自杀了。


你也许能知道,天津最有名的梁家,梁家有四位小姐。这个梁老头是真有意思,他有很讲究的大楼,楼上不点电灯,都点油灯。为什么呢?怕电灯走火。那么阔气,没有汽车。他是天津怡和的买办,是何东最好的朋友。他有四个小姐,我非常喜欢他的九小姐,他这个九小姐嫁给这个叶公超的哥哥,自杀死的。


我就跟(她)开玩笑。她说,张先生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不好?我问她,你喜欢我不喜欢我?她说我喜欢你,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她说你能娶我吗?你真能娶我吗?后来,她嫁人了,她嫁了以后,我还到(过)她家里,可怜呐!她说,张先生你到我家,我不能请你吃一顿饭,我没有钱请你吃饭。


她死得很可怜呐,她爸爸很有钱,她出嫁的时候,叶公超的哥哥也很有钱,因为他有钱,她爸爸就陪嫁了四千块钱,那么叶公超的哥哥就看不上她。你听我慢慢讲她的故事。


叶公超的哥哥有肺病,到青岛养肺病,她生了一个儿子,养肺病的时候,他很苦啊,她陪着。病稍微好点儿,在一个宴会的席上,有一位太太就跟她丈夫开玩笑,灌他酒,这个太太是谁,我现在不知道了,反正也是一个交际花之类的,灌他酒。他的太太就跟他说一句话,说你(病)刚好,你少喝一点吧。这不是好话么?他过去就给她打了,给她一个耳光。


她转身走了,坐火车上上海去了,自己坐火车,在火车上自杀死的。死了以后,她留下个儿子。


她这个父亲死了以后给她留下四十万,这四十万块钱,那时候何世理我们商量,大家说绝对不去给她丈夫,大家给她管着,等孩子大了给孩子,不给他。


可怜呐,这个女的,自己自杀了,吃了好多个洋火头儿。很刚烈的一个人。



晚年张学良(资料图)


那个何世理的儿子的丈母娘,就是梁九的妹妹,梁九、梁十、梁十一,记不得是梁十还是梁十一了,我跟梁十是好朋友。这个梁家的太太非常聪明,这梁十也对我很好,她妈看出来了,她把她闺女送走了。(后来)梁十死在大陆上。


我有好多女朋友,我最奇怪的是这三个女朋友的丈夫,那一个比一个不用说了,他们大概明明白白知道我跟他们的太太(的事),可是装傻。不是没地位,都是相当有地位的,很奇怪的。我就说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情。


有一样啊,我有势力,和权势这也有很大关系,我并不是仗着我权势来,人家是因为我的权势而来,这也很有关系。还有我就不说了,我再说这个你就明白,女人要沾上我,她就不离开了。我要是年青人,我就开课了,讲怎么管女人的事情啊。


那三个女朋友是哪三个,我不说,我不说了。我告诉你这个,中外都算上,白人、中国人,那个嫖的不算,花钱买的、卖淫的不算,我有十一个女朋友,情妇!我的情妇算一算有十一个。


我跟你说一段小故事,我说过吧,不是无名小辈啊。


我到上海的时候,我到人家里,她家请客。她给我写过一个纸条,我说过吗?纸条上写的: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不要走。我就给那个纸条改了两个字,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放我走。这是谁,这不能说,不能讲,这个人已经死了。


她是我表哥的姨太太,我表哥给我父亲做部下。


她并不是个好人,是个暗娼,我表哥娶了她,那我常到他家去玩去,那时我才十六岁嘛,有一天家里没人,她调戏我,所以我坏蛋就是从她身上学来的,我也因此看不起女人。


我这个表嫂呀,大家都给她起个外号,说她是连长。懂得么?她男朋友有一个连那么多。


我再给你讲一个,我这三个里头的一个,她的先生是个很有钱的一个商人,相当有钱。我跟他太太来往,他太太是中式女校的学生,上海一个女校的学生,我跟他太太来往。我专门讲“春儿”的故事了呵,他的太太陪着我玩,常常两个人开着汽车。


有这么一天,我到他家里去,在客厅两个人衣服都脱了,两个人刚脱了,她跑了。她跟我讲啊,她说所谓的她丈夫,实际是她姐夫,她跟她姐夫发生关系了,她离不开他了。那么她就是她姐夫的外家,所以我就跟她俩玩,差不多就(发)生关系了嘛,她跑了。


(后来)她回来问我,我不好意思,我怎么说?我这人很规矩啊,这个地方向来我不强迫女人的,以后我就不来往了,我就不找她了。


过了两年多了,她有一天上我这来,找我来了。她来了,我跟她开玩笑,我说这可不是我找你啊,是你送来的。她丈夫姓齐,我说你来你丈夫知道么?咱俩的事你跟你丈夫说过么?你丈夫呢?她说他让我来的。我说他让你来的,当然就可以公开了,没事了。


我就说这三个特别的,这个是她丈夫有点事求我,这个事情给他解决了,解决以后,她丈夫跟她俩来谢我了,我跟她丈夫开玩笑,我说你别谢了,你也有代价的。她丈夫也笑了。


另外一个更奇怪了,另外一个人,我跟他太太非常好的,他看出来了,后来我和他太太发生关系了。她自己告诉我,她说他跟我讲啊,你跟小张两个人玩要小心啊,这个家伙靠不住的。她说我扑哧笑了。还有什么靠不住的,都已经发生关系了!


她丈夫差不多也知道,很奇怪的,她丈夫很有地位的,很奇怪,我打电话,她丈夫说你接电话吧,有你一个好朋友来电话。


我在电话里都听见了。


我给你讲一个真的故事,你不讲心理学,你就不知道这男人的事情,很奇怪。


有这么一个真实故事,还有首诗呢。他这个人呐,他这(两)个太太,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这是亲眼看见的。他姓苏,大伙就管他叫苏大个子,他的两个太太,姐妹两个,随便跟人家搞,他不管。我亲眼看见过,那时候我还年轻呢,十几岁的时候,他请我吃饭,我亲眼看见他太太,人家吃饭的时候,他太太就像一般的姑娘坐到人家大腿上,他的第二个太太,就是那个妹妹,饭还没吃完,她们俩就走了。那时就觉得不是好事,她们俩就走了,待一会她们俩回来了,一点也不在乎。他也一点不在乎。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后面的事情更难让人理解了,这个姓苏的人已经死了,病死了,两个太太都自尽了。那这是怎么个事儿?让人不能理解,不明白。丈夫死了,(这)两个人都死了。你说这是什么道理?所以这人呐,有些个事情你不知道底细,你没法知道它到底是怎么个事情。你说这究竟是怎么个道理?他怎么就两个人都自杀?一个人自杀还不行,姐妹两个人都自杀了。


男女关系要说保守,也要看是怎么个情况。我跟你讲,这个事情,我现在常常说这么一句话,人就是一张纸蒙住脸,别把那张纸揭开,你要揭开了,那后幕就不定是怎么回事,你别揭开。仁义道德,就历史上那个理学家呀,你知道那个理学家的故事?宋朝的,我忘了是谁,他就是跟他侄女两个人。那还是理学家呢,和他自己的亲侄女,是谁我忘记了,说不出来了。


人就是一张纸,你别揭穿,你要揭穿就那么回事。


有句谁说的话,也很有意思,你知道清朝的大儒纪晓岚他说的话吗?生我的,我不敢。我生的,我不淫。其余无可无不可。这是纪晓岚说的话。


在西山,康熙皇帝就问他,你怎么了,怎么回事?哎呀,老臣呐,好久没回家了。


他好多日子没回家了,康熙怎么样?就赐给他两个宫女。俩宫女陪他,你说这纪晓岚的事儿。


我现在就是张狂。


我这人最好扯的,什么话都扯。要是没有太太、没有女人,我更会扯淡,喝点儿酒(太太)就警告我说你不要再扯淡了。人家说老要张狂少要稳,我现在就是张狂。


天气热了,我前一段感冒就是因为脱衣服感冒的,老了,岁数大了!


我现在我不好意思说,我接触了十一个人,这十一个人都是正经人呐。我接触的一个小姐,我不能说这个小姐是谁,那简直淫荡极了,我没看见过这样的人呐,跟这个一般的姑娘不一样,我从来没看见过这个。我不能说她名字,这个人简直啊,我跟你说她淫荡到什么程度,她每一回见我面,不管在谁家,她一定要来这个。


她这人奇怪了,她从来不跟我说实话,后来我并不太喜欢她。


那我说你跟什么人学来的?她就不说,不说啊!我这人最不喜欢人家不跟我说实话了。我喜欢女人我问她事,她就告诉我,我就喜欢。她不告诉我实话,我说算了,我不让你说了。


这个人那简直是,我所接触的女人,就是卖淫妇都有,(但)都没有她这么淫荡。我说这话,就是(说)这人和别人不一样的。


我有一次去跟她告别,我要走了,就去看她,见她一下,我说我要回东北去了。我刚要走,她说你就这么走了?非要来这个不可,你说这人奇怪不奇怪?她需要,她一定需要,当然我也晓得她一定旁的男人还有,但是,她绝对不告诉我别的男人谁,我想不明白她怎么会这样。


后来这个人更好玩,我给她拿钱,把她送到美国去了,她跟老先生就是蒋先生的那个亲戚,在一个船上。后来她回国了,到美国念书回来了,她是上海中学的学生,她回来了,我到旅馆去看她,她头一件事就要求这个事。我跟她说你到美国还不有的是男朋友吗?你怎么解决呢?她说那你管我怎么解决呢?我说,这个性欲高不高男女也不一样,我看她大概非常需要。


我跟你讲,这人呐,我想我这个人也是天生的不同。这人的年龄、生活不同,对男女关系的要求也不同。


对叶公超我看出了一件事儿,我不说这女的是谁,我不能说啊。


我看出一件事,很怪。那个时候我不了解叶公超,叶公超与太太不和。有一次叶公超在病院里养病,我看见一个女人来看他,我就很奇怪,这个女人来看他干什么。我不能说这个女人是谁,不是说是谁的太太,而是一个商家,很有名的一个商家的太太。我也认识这个太太,我还很奇怪她怎么来看他呢?那你这一说我就明白了,他是好色。那个太太长得相当漂亮。不过我不晓得叶公超这段儿。


叶公超,我总管他叫小叶,怎么管他叫小叶?那时候他在梁家,我们在梁家打网球。那时候天津也很可怜的,只有梁家有网球场,我喜欢打,那么就到梁家打网球。


他那时候刚从美国回来,大伙要买点什么,就说,小叶你去买点儿冰激淋,买点汽水去,支使他。拿钱要他去,就支使他。他不打球,在旁边坐着、跑腿。我后来就一直管他叫小叶。他对旁人讲:他还管我叫小叶?我跟他叔叔是好朋友。


他后来在菲律宾的时候,写了一个东西,他还写西安事变,他告诉我的。他说我有个东西。这个东西到现在哪儿去了不知道。他写的一个东西,相当于他五十年的日记差不多,里头有西安事变。他跟我说,这个东西交给了一个人,我甚至可以找到这个人,现在说不来他叫什么,中国人,在美国开了一个公司。他说交给了这个人的太太,转到了这个人手里头。


他并且自个儿说:我死了以后,最好是五十周年的时候发表。


这个事情因为蒋先生也知道了,蒋先生就叫我去给找这个东西,我特别托人去,这个人不提,说我不知道。那么这个东西到底是在哪儿就不知道了。


有人就说,它在另外一个外国人手里,不知道了。


孙中山我见过一回,病重的时候,在天津。


你知道他的病怎么来的?就因为见我父亲以后病的。他本来有病,见我父亲那天很冷,大概屋子里很热,感冒了,所以,病情发作了。


他病重的时候,我去看过他,晚上去的。孙先生跟我说了几句要紧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对我说啊,现在国家的责任就在你们年轻人身上,你是东北人——当然他不是特别指我的身份地位。——你们介乎日、俄红白这两大帝国主义势力之间,你们很难应付,尤其是你们东北的年轻人,责任就更重。


这是我见过他的一面,生活中我有好多总理给我写的信,都是总理签字的,我想不起来搁哪儿了。


顾维钧么?当年我们搁北平的时候,我有一个女朋友,这个女朋友,你要问我,名字现在我也可以说。他看中了,他要我给他介绍,我说我才不给你拉皮条呢,你愿意去你去,你什么你都整?我说你什么你都想,他就让我给他介绍,我说我才不给你介绍呢。


顾维钧这个人,我非常佩服,这个人呐,我批评他,实在是个能干的人,但是他不卖力气。他要是真卖力气他真行,可是他不卖力气。这个人,我跟他我们两个人过得很好。


梅兰芳看到他,都打千啊,所以后来我们到上海,梅兰芳看见我就躲开,不好意思,名人是一个原因,我们是看他毫不客气啊。


我们奉天有一句话,非常到家的一句土话:泄底就怕老乡亲。你是怎么回事,我都知道。他不愿意让人家知道这事,他已经是名人了嘛。


我跟他两家很好,我们俩在一起,他太太也知道。我们在巴黎要出去玩去,他太太说叫他带你去玩去。我在巴黎我也不会说法文呵,她说叫他带你去嘛。


跟顾太太熟呀,我就是跟他后来的太太在一块玩。杨**还在的时候,那时候他俩就是公开的秘密,一点也不在乎,他们两个人,尤其是这个杨太太,一点也不在乎,我真佩服她。我们在一起打牌,在一块玩。


那时是西安事变之前,我总在杨**家里打麻将,他们俩我们嘴里谁都不说,不过心里都明白。看他俩的样子,他跟杨**的太太恐怕早就有关系了。为什么呢?杨**的太太生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我看那已经三四岁了,那跟这个顾长得一模一样的,那长得!


我跟你不说正经事,咱们说扯淡的事,我们打牌,我心里明明白白的,就不讲他什么事了,不给他讲穿了。我们在杨**家里打牌,外头有事请客,要到外头吃饭去,牌也不打了,还说什么啊?就走吧。他们两个一定要上楼,要去待一会,两个人干什么啊?明明白白地干什么去啊!吃完饭各人回各人家,散了,他俩一定上楼,她就一点也不在乎。


我在杨**家里打麻将,顾太太来了,拽着顾走,顾坐那儿就不走,这个顾太太指名骂杨**的太太,指名骂,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这顾太太拿着茶水,给顾的头上哗哗哗地浇下去。顾呢,我就是不动弹。浇完了,她也没办法了,走了。她当我们面骂杨的太太,骂的那个话,不好听得很呐,那杨的太太也坐那儿,也不动。我们在那儿也不好意思。


这个杨啊,也很奇怪,我跟他也很好。这个男人啊,他真的奇怪,他跟我们讲过,他说,外头的人都说我太太跟顾有关系,我说我看不出来。


可是呢,他也干他的。杨另外有个女朋友,他这个女朋友是谁呢?那个驾飞机的叫什么,你知道不?一个女的,那时候女的会驾飞机的,恐怕就她一个人。他跟她俩,公开地。他一天也不在家,我们在这儿玩没他,他就跟那个女人去玩去。所以我们那时候说笑话,我们就在后头说笑话,说他干他的,她干她的。就是哥俩分家,你懂得不?各人干各人的。


顾太太,黄**,不是现在的太太啊,看见我,说我喜欢她。我说你别往你自己脸上贴金。


她是怎么回事呢?大概她是这么一段事情,当年顾逃亡的时候,住在北京饭店,我去拜访她,拜访她是要打听顾的消息。她就很随便。她比我大差不多那么一倍的岁数了,我讨厌她透了。


顾太太最坏,我不理她,她恨透我了。我和顾是好朋友,她有的是男朋友,我和她毫不客气,我做的一些事情她气死了。顾太太过三十几岁的生日,我找到一张她的相片,上面写着年月日,要按相片上的时间推算,那她当时才两岁。我就说,你们看,这顾太太两岁的时候就长得这么大。这就是我干的事。我看见有什么毛病,马上就给她说出来。


她和我已离婚的太太很好,一起打牌,她偷牌。就这么一个人。(本文摘自《张学良口述历史》,张学良 唐德刚 著,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来源:人民网